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成为神以后的无聊日子 > 第六章 有关鬼的传言
    ?申瞿尾随秦晴来到楼道口的打水处,秦晴脚步急促,才眨眼间两人的距离就有六七米远。
    “你就不能走快点嘛!慢吞吞的!看我是怎么打水的!”
    秦晴见他无动于衷,仍是用那种缓慢的步伐,她气得直跺脚,她一转身把桶搁在打水台上,用力一拧,却没想到那水全溅在她身上。
    “啊!!!”
    这下好好的一个花季少女立马成了落汤鸡,橘色的头发耷拉垂肩,上身的校服也被打湿……甚至因为这种白蓝的格调被打湿后,里面的粉色线条依稀可见。
    “你在看什么!”
    秦晴杏眉倒竖,自然发觉申瞿目光诡异,肌肤的那种湿漉感告诉她,文胸似乎走光了。
    秦晴见这人只字不提,心里那点“劳动委员”的威望感顿时消失,眼角竟不住挤下泪来。
    “你……没事吧?”
    秦晴瞪了申瞿一眼,心里直气呼。
    “你看我这样子像没事么?!……你……是不是看见了?”
    申瞿一愣,眼睛上下扫视秦晴,秦晴不觉全身火热,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胸前。
    “看见了……是什么意思?你指的是这个么?”
    秦晴看他抬起的手指,脸色瞬间红了。
    “你果然看见了!?呜呜……”
    “呃……”
    秦晴撒腿跑下楼道,一溜烟直往校门跑远了……
    申瞿看着水声“哗哗”,那桶的水也溢了出来。
    申瞿走近水龙头,按住水龙头,那水似乎活了过来,沿着他的手指慢慢旋转上他的手臂,对他极其亲昵。
    申瞿把水龙头反向一拧,那水便无力落下。
    “呃……这样就是关了对吧?”
    申瞿又一拧,那水又开始流了出来,但这次没有主动亲昵他,接着他又一关……
    “好像挺有趣的样子。”
    他一连开了十几遍,尽管他靠得很近,但似乎他都能很巧妙地避开,不被水打湿。
    “喂,你在那干嘛?”
    申瞿听见身后有人叫唤,回身一看是一个橙色短发的干练少女。
    “打水。”
    那女子看了申瞿几眼,眼睛一睁,说道:
    “是你?!”
    他见申瞿似乎懵了,眼睛瞥了申瞿的脚部,抱胸冷笑道:
    “哼哼,我们倒是巧很,今天你穿拖鞋来上课我还没跟你计较,现在又在放学以后私自玩水,铺张浪费……不要故意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是不是心虚了害怕了?!就算你害怕了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犯错了就是犯错了,不要无视我们学校的规矩!”
    原来这少女是今天申瞿问路的学生会干部之一,安娜。只是申瞿对人脸记忆不熟,哪里会记得她的模样。
    安娜走了过来,瞧见他身后的水桶和手中的扫把,自然明白过来,嗤了一声,嬉笑道:
    “哟,原来是被老师惩罚扫地呀?真是活该……哼哼,我还以为还得让我来教训你,给你长长记性,没想到就连老师也对你看不过去了。”
    申瞿并不知道,这学校的卫生通常是由保洁员来清洗的,只是如果学生犯了错,老师也可以惩罚去打扫卫生。
    安娜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羞愧不知辩解,更加傲慢地说道:
    “看你这样的就不像什么好学生……要么就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渣……啧啧,你打水把桶接满,你能提得回去,不洒一地?”
    申瞿看着她自言自语,脑袋一偏,神色平静,问道:
    “你会扫地么?”
    “呃……”
    安娜看着申瞿神色不变,看不出任何一丝羞色,说道:
    “嗬,我还以为你不打算说话呢,哼哼,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扫地谁不会啊!我可是辰光中学的风纪委员,这点小事对我来说当然是小事一桩了!人渣,把扫把拿来,看安娜大人我是怎么扫地的!”
    安娜夺过申瞿手中的扫帚,嘴中咧咧道:
    “把水提来,今天安娜大人我就破例教你扫地!”
    申瞿先前看过秦晴是如何提桶的,他自然十分轻松地把水提好,滴水未溅半分。
    ……
    “呃!我怎么就帮他扫地起来了!我不是来教训这家伙的吗?!”
    到了教室门口,安娜脑子里一闪,这才反应过来。
    “呃,你怎么停下了?”
    安娜看着申请面无表情,心里嘀咕道:
    “要是现在撤退的话不就是向这家伙低头认输了吗?!……可我不是来做义工帮他打扫卫生的!……问题是我都已经在他面前夸下海口了,要是临阵脱逃的话,不久就被他瞧扁了吗!以后我安娜大人在别人的面前还有什么威信啊!”
    安娜艰难地做着思想斗争,申瞿见她脸上迟疑不定,淡淡地说道:
    “你不是不会扫地吧?”
    “谁说我不会扫地!现在我就扫给你看,人渣,给我看好了!”
    安娜张口回绝示威,就要拉开架势准备扫地。
    “可是这水怎么处理?”
    安娜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提着的桶,她大惊说道:
    “这水桶的水怎么是满的!?”
    申瞿拎回来的水丝毫未落,又怎么不让安娜惊讶呢?
    安娜正看了申瞿一眼,咳嗽一声说道:
    “把桌上的擦窗布浸湿,然后把玻璃,窗子,桌子擦洗一遍。”
    她看申瞿没有任何动作,她瞪了申瞿一眼,申瞿也看着她,她怒道:
    “给你任务了你还不快去弄!”
    “擦窗布是什么东西?”
    “呃,我真是败给你了!”
    安娜走过去把擦窗布拿给他,说道:
    “这就是擦窗布!”
    安娜看见申瞿把擦窗布浸入桶中,看来一眼窗外,然后把灯打开,这才开始扫地。
    也不知她扫了多久,她嘴里一直嘀咕道:
    “人渣,看见没有,这就是扫地。你自己瞧瞧我扫得是多么地到位,多么的完美……要是你来扫,啧啧……还真不敢想象这悲壮的结局……”
    她的确有说这话的资本,她扫地的确十分干净到位,果然不愧是风纪委员,只是可能某人似乎并没有理睬她。
    “人渣,你跟你说话呢!”
    “人……哎?!你打算把擦窗布洗几遍啊?!我不是让你去擦玻璃窗子,桌子了吗!”
    原来申瞿一直把擦窗布浸在桶中,反复地弄,既无章法可言,那水更是溅出来大半。
    “你这家伙,不会不知道怎么擦东西吧?”
    申瞿看了她一眼,安娜本想骂他,但还是叹了口气,无力地说道:
    “我来教你……”
    两人在教室里忙里忙外,更且又有申瞿这个不知人间烟火的家伙要安娜手把手地教,时间慢慢地过去,眨眼间便到了晚上十点钟。
    ……
    校外。
    辰光中学的门口似乎已经没有人影了,因为这所中学没有上晚自习的习惯。
    如今已是月上梢头,看这时辰,应该已经不早了。
    “咦,那小子怎么还不出来?!现在都已经九点多了!”
    那保安侧身隐在墙边,露出半个脑袋,他看了看手表,脸上现出焦躁的表情。
    “不可能错过的啊,刚一打铃,我就没有丝毫松懈过,不会认错人放他走了的……”
    想到今天早上的一幕,保安就直咬牙,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咽下。
    “呼嗖嗖~”
    “怎么今天晚上这么冷?按理说现在是九月份不该有这种天气啊!”
    保安大叔抖了抖身子,似乎更冷了。
    “阿,阿乔,怎么还不回去啊,现在已经过了换班时间了。”
    另一个年纪颇大、戴着眼镜的保安走过来对他提醒道,看保安阿乔的脸色,他搭着保安阿乔的肩膀,神秘地说道:
    “阿乔,你听说过辰光中学的闹鬼事件么?”
    “嘶,老李,没这么吓人的啊!我阿乔长这么大可没怕过鬼……”
    只是他说这话显然有些底气不足,眼睛灰溜溜地打量着周围。
    “看来你真的没听过啊~那我今天就给你补补吧。”
    “嗬,就算你说出来我也不会怕的!不就是学校贴吧里面学生发的帖子吗?别少糊弄人了!”
    “哟,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
    “那是,也不看看我阿乔是什么人!”
    “哼哼,可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哦……”
    保安老李的眼镜泛出白光,诡异的说道。保安阿乔心里咯噔一声,出声问道:
    “什么事?”
    “什么事”三个字一出口,他就感觉不好。果然只听保安老李说道:
    “那些发帖的人可是都在最后就经常弄丢东西哦,先是文具,然后是书包,接着是午餐、运动服,再然后还经常看见那些诡异的东西……办学至今从五年前开始就有四十多个同学发生类似的情况,有几个情况严重的甚至住进了精神病院!”
    “哎,你们两个在那干什么呢?阿乔下班了赶快回去吧,老李也是。”
    一个续着短须的保安走了过来,看这架势恐怕这等级比前两个都要高一些。
    “知道了,老大。”
    两人唯唯诺诺道,见老保安走远,老李拍了拍阿乔的肩膀,说道:
    “要是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千万不要理会阿,而且九月份别太晚回家,真的很危险。(瞥见阿乔半信半疑)信不信由你,我先走了!”
    阿乔见老李走远,有几分不舍地看了学校一眼,而后继续躲在墙壁一边,继续等他的猎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