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火影之天人传说 > 第176章 天人传说
    咚咚!
    传来的敲门声让正在打电话的王佐眉头一皱。
    感觉到王佐突然沉默,周诗关心问道:“喂?王佐那里怎么了?”
    “抱歉,我这边有些事情,吃饭的话只能下次了。”
    嘟嘟......
    电话传来挂断的声音,周诗心神不安,匆忙起身穿好衣服。
    王佐走到房门前,透过猫眼看到外面,两名壮汉站到门前,一种军人的气质显露无疑。
    不好!肯定是李白告诉了家里人。
    眼神四处扫过,停留在窗户处,这只是一家家庭式旅店,楼层并不高,王佐住在二楼,下面正好是摆水果摊的一家店子。
    砰!砰!砰!
    敲门声越发急促。
    咔嚓!
    房门被人打开,两名好似军人的大汉在老板的陪同下走进房间。
    空无一人,只有窗户还开着。
    老板惊疑道:“不可能,刚刚我明明看见他回到房间,怎么一下子不见了。”
    一名壮汉目光扫过房屋,停留在窗户处,窗外的灰尘有人踩过的痕迹。
    “下面!”
    两名壮汉连忙回身冲下楼去,来到旅店门口,一左一右追跑出去。
    王佐咬着一个苹果从水果店中走出,“果然是来找自己的,看来李白那里恐怖已经行不通,我直接去故宫里看看。”
    天色未晚,故宫还在开放,王佐买了门票后进入其中。
    刚踏入大门,脑海中的金色印章发出异常的波动。
    王佐顺着感应到的方向慢慢走去,来到一座大殿外,一名工作人员走来。
    “先生,这里是非参观区。”
    “哦,好的。”
    听到工作人员的劝导,王佐停下脚步回身而走,工作人员也回头走向值班室。
    正在走着的王佐忽然回头,一手刀砍在工作人员脖子上,他立即昏迷过去,王佐扶起他的身子回到值班室放下。
    无人阻拦,他继续进入大殿。
    大殿内摆放着各种文书,应该都是历史文物,怪不得不让人参观。
    王佐走到两座书架中间,金色印章传来的感觉越发强烈,他忍不住伸手摸入书架内。
    一阵摸索之后,一卷黑布包裹被王佐拉扯出来。
    王佐打开一看,一道金光闪现,正是与中间脑海中的金色印章一模一样。
    难道这就是李白的机缘?王佐拿起印章端详,印章突然猝不及防的撞向王佐的脑海。
    来不及反应,印章便已经化为金光与原本的金色印章相互融合。
    故宫上空原本晴朗无比,刹那间乌云密布,雷电交加。
    “检测异常,人皇印再现,有违末法时代规则,启动应急预案。”天空某处传出声响,而王佐听得一清二楚,他收到金色印章的刺激,精神力正在不断的上涨。
    整个故宫,整个帝都,精神感知范围在不断扩大。
    同时一道紫色雷电从天而降无视屋顶落在王佐身上,一轮空间漩涡出现,将其吸入其中。
    通道中风雨雷电交加,王佐利用精神力化为屏障挡下,脑海中的空间坐标忽然闪现,王佐毫不犹豫的选着火影大陆。
    木叶上空,忽然划开一道十分巨大的空间裂缝,惊得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瞬间飞出,站在空中。
    裂缝中混混沌沌,一道人影飞出,正是王佐。
    一脱离时空隧道,就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四周欢快的能量疯狂涌入王佐体内。
    下忍、中忍、上忍、影级、仙级,还没有停止,一直到天人境界,整个大陆一震,其他天人强者纷纷将目光投向木叶方向。
    “是谁突破到了天人!?”六道脸色一沉。
    湿骨林中,孔乐抬头,“难道是他?”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
    “哈哈哈!我王佐回来了!”
    声音回荡在整个火影大陆,王佐随手一点,四道刀光飞出,横跨千山落向六道所在。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还有六道气急败坏的怒骂声,六道一身狼狈,急忙使用转生眼回到月球。
    难以想象,刚刚踏入天人境界的王佐竟然能一招将天人中阶的六道逼退。
    王佐原本仙人境界就能打出天人级别的攻击,如今进入天人,战力更是直逼天人高阶,就算五天藏他都有信心一战。
    逼走六道,王佐没有停留与宇智波斑以及千手柱间招呼,而是直接飞向日向家族的花园内。
    那里有一个人,还在等他,等着他回来......
    ......火影之天人传说完......
    一个深秋的午后,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
    忽然,一阵略带嘶哑又异常豪迈的乐曲吸引了他。
    不远处,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正把弄着一件磨得发亮的乐器,向着寥落的人流动情地弹奏着。
    这时,这个即将毕业的少年想起了即将面对前途未知的世界,他停下了脚步。
    随着人来人往,加上那曲折的乐曲,少年回忆起了一件件往事,父母的身影,同学的模样,朋友的话语,絮絮叨叨的人们。
    他突然发现,人,有时候活得很简单。
    上学,在父母的期望和要求下,考上大学,毕业,又要在纷纭的社会中将面具戴上。
    自由,有时候很遥远,他喜欢写作,虽然写得不怎么样,但是很喜欢,这恐怕是他这前半生来,唯一一次任性做的正事。
    以前的他从来都是站在人群不显眼的地方,成绩不高不低,和许多人一样有着不切实际的梦想,按照父母的要求一步一步走着。
    有些焦躁,有些叛逆,但终归还是一路慢慢走在轨道上,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像当年站在班级门口想要给喜欢的女孩告白。
    他又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像元宵节烟花漫天,喜欢的女孩子一个人站在远处,他却不敢上前。
    眨眼间,二十多年,寻寻觅觅的找着散落的烟花,他不知道该如何。
    他说:“我喜欢写作。”
    “晚了,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去学。”
    “现在我可以努力,我很喜欢。”
    “可是现在你需要的是安稳的工作,现实就是一道墙,你得庇护在它的身后才能避免那些狂风暴雨。”
    曲罢,少年抬起头,昏沉的天空中没有一颗星辰在闪烁。
    三天两觉《惊悚乐园》:
    “你是多么失败,没有改造世界,却在逐渐被世界改变,你预言到未来的暗无天日,你目睹了他人的诞生和湮灭,你终于明白,自己与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生命体无别。”
    “人都是会长大的,已经想不起儿时最珍爱的玩具是几时被丢弃的了,那些曾经发誓一生都是伙伴的好友,又有多少还在身边。我们丢掉的并不是玩具和伙伴,而是童年。长大的代价,就是学会从此戴着面具去生活。其实我们背叛的,只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