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魔法老师之红翼 > 第五十八章 冤家聚头
    ?“现在,第五十三届……麻帆良祭正式开幕!”
    天空中,校庆的开幕祝词正由一艘巨大的飞艇循环广播着。学院内的中央大道上,车水马龙,红飞翠舞,由学生们组成的豪华游行队伍,正花样百出的以一个个整齐的方阵形式缓缓走过,笙歌鼎沸,盛况空前,此刻的气氛当真是热闹非凡!
    道路两旁,人山人海之中,一对金童玉女的组合,不论他们走到哪里,附近的行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被他们给吸引过去……
    “哇!快看那边,好可爱的一对小情侣啊!”
    “哼,肯定是兄妹……”
    听着身边路人们的评头论足,某人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呃,吉蒂啊,你能松开我的手了么,这样逛街……挺累啊。”
    “哼!休想再逃跑,昨天晚上的前夜祭我找了你半天,可你倒好,鬼影都看不见一个。另外,你还没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偷偷摸摸的背着我都干什么去了!”吉蒂眼睛一瞪,如针扎一般的审视着某人说。
    “这个嘛……”某人此时心里有鬼,额头上冷汗直冒的说:“啊哈哈……我昨天晚上啥也没干啊,再说了,最后我不是来了么。”
    吉蒂那锐利的眼神,就如同锋利的刀片一样,一下又一下的刮过某人的脸颊。
    “……真的什么都没有?”
    “嗯嗯!什么都没有……”
    纳吉偏过头去,脸颊不停抽搐着。事到如今,你让他如何告诉某人,他昨天夜里是因为身体里的魔力多的难受,所以就去找扎吉泻火了!?这个秘密要是真说出来,吉蒂会不会撕了他暂时还两说,但是担心那绝对是可以肯定的啊!某人不愿吉蒂在为自己担心,所以,无论如何身体上的这个隐患他都要瞒过去才行……
    “哦对了!”
    逛了没多久,纳吉瞧见身旁走过的一群磨刀霍霍的习武学生们时,蓦然,他就想起了今天好像是麻帆良武道大会的预赛开始时间。
    “嗯!?怎么了纳吉?”
    “我差点忘了,今天是预赛的比赛时间,快吉蒂!我们去神社!”
    被某人拉着一路横冲直撞的吉蒂,她很是迷惑,纳吉这小子又偷偷背着自己做了什么!?
    很快,搭上电车,两人马不停蹄,终于,在最后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他们赶到了预赛现场。
    “什么比赛让你这么积极啊!?而且比赛场地还要座电车才能到,这也太麻烦了吧。”
    “嘿嘿,来这里比赛那只是附带的,真正的目的,我是来看热闹的!”
    吉蒂头一歪,问号满头满脑全都是。
    “看热闹!?纳吉,你的品位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低了啊,像这种学生之间的小打小闹你也凑热闹?脑子没进水吧!?”
    来到龙宫神社前,看着眼前的人山人海,纳吉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不是吉蒂你想的那样啦,是明乃同学,她说要在这里和她订婚的那个男人决一胜负,这么有意思的场面,我怎么能错过呢……哦,找到了,她在那!”
    看着雀跃不已的某人,吉蒂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说:“呵呵,原来如此,想不到你也喜欢八卦这些东西啊。”说到这里,吉蒂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玩味起来:“不过……听起来好像还蛮有意思的,去看看也不错。”
    穿过密集的人群,纳吉带着吉蒂来到了正一个人站在最外围的近卫明乃身边。
    “哟!明乃同学!”
    “啊!?纳吉老师,你来了啊。”
    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某人,纳吉掏出一根棒棒糖递了出去,咧嘴一笑安慰的说:“打起精神来明乃同学!这场比赛不是关系到你将来一生的幸福么,这么消沉可不行啊。”
    接过糖果,听了某人的安慰,近卫明乃渐渐的感觉到自己沉闷的心情好了许多。
    “谢谢!纳吉老师,我会努力打赢他的,加油!”
    看着给自己鼓气的近卫明乃,纳吉笑了起来,这时,正当他撕掉一颗棒棒糖的包装纸,把糖塞入嘴中的时候,一旁的某人扯了扯他的袖子说:“喂!我也要吃。”
    “啊!?吉蒂你也要?可我这是最后一根没了啊。”
    看着向自己索要棒棒糖的某人,纳吉有些哑然的从嘴里抽出最后的这一根棒棒糖说。
    “要不,我去给你再买一根?你想吃什么口味的?”
    纳吉转着手里棒棒糖的塑料棍说。
    “不,我就吃你这个好了。”
    说完,某人便在纳吉那错愕的眼神中,一口含住了他手里自己吃过的棒棒糖。
    “呜……好苦啊,你这什么口味的棒棒糖啊,怎么口味这么奇怪啊……”
    见吉蒂一口夺去了自己的糖,某人只能是干笑了几声说:“啊哈哈,有苦瓜味道的棒棒糖的确是挺奇怪的,不过吃习惯了就好了。”
    此时此刻,一直关注着比赛状况的近卫明乃,她忽然柳眉一挑。
    “开始入场了是么,纳吉老师,我们走吧。”
    “哦!我来了!”
    听见近卫明乃在喊自己,纳吉回了她一声,然后便抓着某人的手一同跑向了赛场的入口。
    与此同时,龙宫神社的外面。
    “那个红头发的小鬼,找你五天了,今天总算是被我给逮着了!”
    脑门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青山咏春这些天一直都在找寻某人,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爱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麻帆良这么大,想要大海捞针又谈何容易。于是乎,白白浪费了五天的时间,某人的脾气就算是再好,现在也都被磨光了。
    “那个臭小鬼,等我抓到了,非要找你父母告状不可!给我等着……诶!?我刚才明明看见他是从这边走的啊,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话说,这里是干嘛?怎么大家都这么战意高昂?”
    带着疑惑不解的心情,咏春混在人群当中,跟着是走进了神社内。
    “红头发的小鬼……红头发的小鬼……在哪……你在哪……”
    走进神社里,对于宽敞的空地上架设的那四个擂台视若无睹的咏春,他穿梭在人群里,目的只是为了要找到某人拿回他的刀,然后再教训他一顿。
    “麻帆良武道会的预赛采取二十个人为一组,然后再由各组分别进行淘汰赛!首先是从A组到H组,比赛结束时,每一组都会有两个人被挑选出来,最后决选出来的十六个人,将可参加明天早上八点举行的决赛!”
    武道大会的主持人此刻正站在四个擂台的中央,扩音器中,他的声音已经提升到最大,紧张而又兴奋的比赛,随着主持人的慢慢介绍,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
    “比赛规则,不准携带任何足以致命的武器,也不可以吟唱咒文,只要遵循这两点比赛规则,不管各位用什么绝招那都没有问题!”
    “最后,比赛的冠军,将可以获得五百万奖金!除此之外,我们还会赠送冠军,去往京都六日游的套票两张!现在,由完成抽签,已经凑满二十个人的小组,依照顺序开始比赛!!首先第一组是A组!!”
    “喔哦哦哦哦!!!”
    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令下,所有选手一齐欢声雷动,此刻,比赛正是开始!
    与此同时,咏春在人群中忽然就瞟见了自己要找的目标!
    “啊!找到了!”咏春冷笑连连,他推开身前挡路的比赛选手,慢慢靠近着某人:“嘿,好小子,总算是被我逮到了,这回看你还往哪跑!”
    咏春挤开人群,为了保证不再跟丢某人,他特意的是采用了两点之间,最短的那条直线……于是乎,他莫名其妙的就登上了一个比赛台。
    “小鬼你……哇啊!什么人偷袭我!?”
    “谁让你比赛的时候还东张西望,弱者就应该滚下台去!”
    一矮身,惊险的躲掉一次攻击,感觉莫名其妙的咏春,看着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得乱七八糟的一大伙人,他完全不知道现在这是发生了什么。眼前这个刚才一掌扇向自己,体重绝对超过三四百斤的相扑选手,从他的话里,咏春好像明白了什么。
    “诶嘿,这位朋友,我不是来比赛的,你误会了,我只是路过这里想找个人罢了……”
    “多说无用,再吃我一掌!”
    看着二话不说就又开始向自己冲过来的胖子,咏春见矛盾不能化解,于是就……
    “既然大家不能好好说的话,那就对不起了!神鸣流·樱楼月华!”
    咏春仅仅只用了一拳,被打中胸膛的某胖就‘砰’的一声,宛如一发出膛的炮弹一样,瞬间他就撞飞了身后六七位倒霉的比赛选手,和他们一起飞出了场外。
    “哇喔!!!A组的比赛真是太精彩了,想不到比赛刚开始就淘汰了一位重量级的相扑选手!那位戴眼镜的小伙子是他是谁!实力为什么这么强大!”
    在主持人的烘托之下,台上的某人,竟意外的是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那一拳真漂亮!”
    “加油啊!戴眼镜的小哥!”
    “啊咧!?他不就是……”
    这时,比赛台上,咏春此刻略显尴尬,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打飞了那个相扑选手之后,居然就被其余的比赛选手给包围了!
    “呵呵,各位朋友,我只是路过而已,不是来比赛的,真的,你们相信我啊……”
    包围着咏春的那些选手们,他们个个面面相觑了一眼,然后大家都仿佛是在无声之中建立了某种联系,他们相互对身边的人都点了点头。看着这一幕的咏春,差点委屈的哭出来,他真的只是路过啊!
    “谁管你啊!”
    “乖乖站好!”
    “弱子退散!”
    “息子炸裂!”
    “怒涛男魂!”
    “神之救济!”
    看着一拥而上的所有人,咏春显然是不战都不行了。
    “好!这是你们逼我的……”咏春摆好架势,大吼一声:“来啊!互相伤害啊!看看谁比谁弱鸡啊!吃我红莲拳啦!!”
    台上,某人打的是热火朝天,而台下,某人也是挠着脸颊,一脸讪笑的在那看着。
    “呵呵,想不到他也报名参加了这场比赛啊……哦对了!他的刀我还没还给他呢,吉蒂,前几天我捡的那把刀呢?你放哪了?”
    “别墅里啊,我又不用刀的,所以就丢给茶茶零去玩了,她到是喜欢得很。”
    听着吉蒂随口的回答,某人苦笑了起来。
    “希望茶茶零别把刀玩坏了吧,咦!?明乃同学呢?”
    “她不是在你后面么,喏!”
    吉蒂向他身后努了努嘴,纳吉顺势便扭头看去,然而……
    “呵……呵呵……呵呵呵……”
    “呃,那个明乃同学,你,你这是怎么了?笑容突然变得好可怕的说……”
    看着某人浑身散发着不祥的黑色气息,纳吉吓得差点心脏骤停,刚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转眼说变就变!?而且还是变得这么恐怖!?她怎么了!?
    “终于……来了是么,青山咏春……”
    “啊咧!?青山咏春……难道说那个台上的眼镜男就是……”
    近卫明乃冷笑着:“呵……呵呵,是啊,我见过那个男人的照片,他就是和我订婚的对象,青山咏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