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拯救世界这种事还是另请高明吧 > 第八章 贵族惊诧
    ?王国议事厅,安德鲁·康特威尔和贵族们正在讨论对策。
    圆桌周围的椅子只有少数贵族才能坐,帝国唯一魔导师杰克和帝国唯一剑宗罗姆自然有资格坐,卢瓦公爵也有资格,但也有些不过是小伯爵,这就让周围站着的一些大贵族不满了。
    闲言碎语一开始只是一个两个,声音很低,但是当大家都开始张嘴后,那就像苍蝇一样烦了。
    “咳咳!”安德鲁咳嗽了两声,顿时议事厅的低语消失了。
    安德鲁·康特威尔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待集体沉默后,他朝旁边的魔导师杰克笑了笑:“波拉奇老师,现在王宫被神秘的夜色结界笼罩,所有人都出不去。不知道,您可有什么办法?”
    杰克也不客气,他作为魔导师有着超然的地位和骄傲。在这位老人看来,安德鲁只是个学生,不过是还有个皇帝身份的学生而已。
    当然,称呼还是要变的,要照顾学生的面子。
    “陛下,我从古籍中找到了笼罩王宫的魔法资料。这结界是千年前的魔法技术,早已失传。魔皇塞恩的秘术,老夫是破解不了的。”
    “那我们岂不是永远被困在王宫出不去?只能寄托教会注意到这里派人来救我们?”卢瓦公爵抱怨着,他握紧拳头,还想说什么,但看到皇帝那阴沉的脸最终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杰克并不在意卢瓦公爵说什么,他只是隔空操纵着笔在桌子上的王宫地图勾画着:“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那确实是邵无尘的笔迹。而且,圣女当时那样子也不像撒谎。如果这真是邵无尘搞的鬼,那也能说的通,当年他一个人闯进魔王殿,拿走一些魔皇塞恩留下的魔法道具也不是不可能。我已经标注了我所能庇护的地区,画了两个圈的是我亲自镇守的,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老师,您说实话,真的没有解决办法吗?”安德鲁戴着眼镜扫视周围,这可是昂贵的魔法道具,可以看破很多隐藏的法术。“魔藤的毒液是货真价实的,他不可能活着,皇宫又有教皇冕下祈祷过的神像,他就算变成鬼也不可能过来!“
    罗姆摸着剑柄,他替杰克开口:“寻常人是不可能,但是如果是邵无尘,那就有可能。我们谁都没见过他当年怎么通关魔王城的,他就是化成鬼也能在王宫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最好的情况是,教皇大人亲自来这里,以我对教皇大人实力的估计,他要是能够破解这个魔法,大概也要三天吧。”杰克补充了一句,他看起来悠然自得:“这三天陛下哪里不要去,就在我的居所住下。至于其他人嘛,在我画的圈里找地方打个地铺吧,祈祷神像能救你们。”
    杰克·波拉奇现在一点没有魔导师的风度,他的表情,他的语气都透着嘲讽。
    此言一出,贵族们如热锅上的蚂蚁又开始低声讨论。
    安德鲁一脸阴沉,他的手在颤抖,每每想到香槟公爵尸体边的血字就感到恐惧。
    几十年来,他遇到过很多次刺杀,但没有现在这样让他后怕。
    “或许老师能够将庇护法阵扩大一下……”
    “做不到,我们已经完全被困住了。这个魔法会逐渐削弱你们的力量,第七天的时候,你们都会和普通人一样。我和罗姆也只能自保,而你们都是邵无尘的猎物。”
    颤颤巍巍地将眼镜摘下放到桌上,安德鲁的声音低沉而有威严,仿若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一点用都派不上的、吓得想逃的、刚才聒噪的废物,都出去。”
    鸦雀无声,随着侍卫打开门,那些害怕的贵族都离开了议事厅,但他们没有走而是在外面候命。似乎也是有意为之,国王示意卫兵将门留一条缝。
    天花板的大吊灯散发着圣光,但驱散不了人类内心的黑暗。
    “废物,都是废物!我的宫廷,我的国家机构充满了这种没有脑子的人偶!以至于一个幽灵对皇宫施展可怕魔法的时候,竟没有一个人知晓!”安德鲁·康特威尔握紧拳头敲着桌子,最后直接把手中的笔摔到图纸上。“气死偶咧!这星期,我们难道一个接一个被邵无尘的鬼魂杀死吗?!十七年前,在座的除了两位老师和斯旺(卢瓦公爵),你们每个人都参与了那场事故!我就不明白,于尔娃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这么执着,非要把当年的事一查到底!他如果不查,我会杀他吗?”
    议事厅回荡着皇帝陛下歇斯底里地吼叫,而外面的贵族们一个个胆战心惊,而其中一些窃窃私语将恐惧更大范围传播。
    议事厅有贵族想要开口说什么,结果安德鲁喝了口水,润下嗓子继续吼道:“不能完全靠教会。教皇为了讨好圣女可能会晚来两天,那时候谁知道我们中间会死多少人?再由邵无尘这样肆虐下去……”
    安德鲁喘着粗气,双目透着血丝:“贵族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贵族们集体噤声,他们从没见过安德鲁这么紧张,如此失态。
    “我把你们叫来,是觉得你们好棒好棒的,这么多年来能够辅佐我朝政,肯定是……”
    杰克·波拉奇突然拍案而起,他苍老而有力的手打飞了皇帝的王冠。
    所有人倒吸一口气,而皇帝陛下也是愤怒地看着自己的导师,结果,安德鲁换来的是一巴掌。
    啪!
    尊贵的皇帝被扇巴掌本该暴跳如雷,可是他摸着火辣辣的脸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老师,谢谢你。”
    实力差劲的贵族皱起了眉头,他们无法理解皇帝陛下为何被人扇了一巴掌还道谢,即使那人曾经是他的老师,这也太失威严了!
    噗!
    安德鲁吐着血,血的颜色不是鲜红而是污黑,顿时贵族们慌了。
    “快叫格雷夫(太医)。”卢瓦公爵立刻朝侍卫大喊,但被安德鲁伸手阻止。
    罗姆·加洛韦拔出的剑又按了回去,他看着那滩黑血,又看了眼好友杰克魔导师,其询问的意思不言而喻。
    “一种咒术。”杰克指尖飞出一道光没入黑血,顿时黑血开始变幻。
    黑色的蝴蝶在图纸上显现,杰克眯起的眼睛猛地睁大:“冥蝶追魂,这个黑巫术竟然还有人能用!你们立刻脱掉上衣,我要替你们检查,每个人都要!这个咒术很隐秘,不仔细一点,你们都要和安德鲁一样着了道!”
    话音刚落,当年的参与者之一,凯莱伯爵张大嘴,他想要痛苦大喊,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罗姆拔剑一挥,剑气虽然霸道但没有伤害凯莱一丝一毫只是将其上衣切碎。
    凯莱伯爵很痛苦,他躺在椅子上,面容扭曲,而袒露的胸口有一只黑色蝴蝶图案。
    砰!
    凯莱伯爵爆炸了,黑色的血浆溅了旁边贵族一身。
    “啊!”有人尖叫,但被罗姆捂住了嘴。
    杰克·波拉奇皱了皱眉:“实力强的,会像安德鲁那样,咒术发作前会情绪激动、暴怒。实力差的,就和这孩子一样,发作的时候,全身爆炸而亡。现在,所有人都要接受我的检查!”
    PS:这几天玩fatego,更新速度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