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小卒无名 > 第六章 融汇贯通
    ?(第一部《热血神州》卷三《七雄聚义》第六章融汇贯通)
    杰克半夜醒来,再也睡不着,昨晚喝多了,肚子隐隐不舒服。
    喝了水,轻开房门,院子里黑漆漆的,几个丫头在隔壁房间睡得正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他背上破剑,出了福园,和门口守卫打过招呼后,去湖边牵过放养的枣红马,往庄门走去。
    一路护卫频现,即使在深更半夜,庄内还是守备森严,防御网层层叠叠。
    出了大门骑上马,往东城门奔去。
    一晚没练功,落下的要赶紧补上,他想去城外找处风景优美的地方,在一天伊始的清晨修炼。
    半空中微有一丝光亮,路上偶而零星几人,越近城门口越多起来,都是城外菜农小贩进城赶集开市的。一天之计在于晨,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他出城后疾驰向东南,直至前塘江。再沿江向南,来到西山脚,这片高耸的绵绵群山是前塘江的发源地,即使在临安城内,也遥遥可见。
    天亮了许多,群山围绕的江面像湖一样平静,山水朦胧在暮色雾色中,似是幻境。杰克放马大自然,背着破剑上了边上最矮的一座山,在山顶最高处的岩石上,朝江打坐。
    山水之灵秀,万物复苏之生机,蓬勃而来包围了他。
    丹田内的自然之精气虽然比初始时多了些,但周围穴道内隐藏的白虎丹气似乎更强,每当他想驱使精气往外扩散的时候,都会被其阻碍,压迫在气海狭小的空间内。
    一切如常。
    然而斜背的破剑却蠢蠢而动,奇光异闪下吸聚起万物精华,没等杰克有所反应,一股热流透背直入他的至阳穴,与**的白虎丹气相缠相斗。
    更多的热流从剑身源源不断地奔涌而出,团团围绕住丹气,飞速旋转,越扩越大,最后竟完全将它消融!
    精气在至阳和剑身形成循环通道,生生不息,越转越快,越来越强。
    丹田内的那团精气遥相呼应,在它的牵引下,剧强地从至阳突破,径直开辟出新的络脉连接膻中。
    杰克只觉全身一颤酥麻,精气已涌进膻中穴,包裹住内藏丹气消融的同时,飞流向下攻进中庭。鸠尾、巨阙、上脘、中脘、建里......一路通关,每融一处,便强上数倍。
    直至攻克会阴,和气海内的那团精气会合,在丹田内回旋激荡,蓬勃焕发。
    杰克愉悦地感受着身体的异变,意随气动,在任督二脉和剑身间运气循环。周而复始之后,竟在意动下驱使丹田内下沉的自然精气进入尾闾,经命门中枢,过至阳灵台,直通头顶百汇。
    贯通督脉通天,这是老神仙指点他的需要运气走穴的要穴之一,他做到了!
    杰克猛然睁开双眼,神采奕奕,竟能穿透云雾看清冉冉升起的红日!他解下所背破剑,仔细查看着,百思不得其解。
    这剑竟能吸取天地之精华,比他的自然心法还能吸,而且还会传导给他。就凭他心法那丝丝点点吸力,练上几年也比不了刚才这一刻。这究竟是把什么剑?
    他看了半天看不出异样,还是那样破破烂烂的一把剑。
    杰克脱了鞋子,双腿伸直,把剑中心抵在足底涌泉穴上,双手合一,意守丹田精气。意识呼应下,剑身精气涌入涌泉,融汇之后经足阳明经一路冲关而上,与丹田之气相会贯通。
    涌泉贯地,也是老神仙指点他的要穴,如今,也做到了。
    内功修为上的突破使他的五官六识晋升至更高层次,他能侧耳倾听到十步处野兔滑草而过的窸窸窣窣,二十丈外树林里几只雏燕待哺的叽叽,能感受到清风微拂过山岗,露水从叶尖滴落。
    尽管闭上双眼,周遭的一切了然于心。
    杰克微笑着睁开眼,起来背上破剑,四顾转身后按雅芝教的方法提气,脚尖一点岩石,“嗖”地一下,竟高高窜离山顶,直插云霄。
    “哟吼!”
    他在半空中惊喜大叫,落下时足尖再点枝头,又高高飞起,几个起落飞下山去。
    轻功,他会了!
    ※※※※※※※※※※
    时光飞逝,一月之约转眼就到。
    围观的吃瓜群众一早便把河坊街街口堵得严严实实,只怕再现万人空巷的盛况,谁都想赶早去占个坑,个个伸长脖子翘首张望,跟群鸭似的,忽地朝向这边,忽地又转向那边,看动静。
    幸好还有军爷维持秩序,除了中心的空场,交会的几条街道愣是用城防军人墙拉出仅供两人通行的通道。
    是给比武的几人进场用的吗?
    据说昨天于大公子给四少下的战书,约的是巳时,时辰快到了,该进场了吧?
    吃瓜们焦躁起来,皇帝不急太监急。
    江水寒悠悠地坐在街角三楼的雅间里喝茶,居高临下将窗外人山人海的嘈杂看在眼里,陪同的除了如月、小娟、韩山重和冷秋痕等人,还有江惊涛江搏浪和她的四位舅妈。帅府重量级的人物全聚于此。
    江惊涛呷了口茶道:“临安有好些年没这么热闹了,想不到于大公子的魅力竟然如此之强!”
    江搏浪点头道:“除了他,还有谁能让我们全家出动?这小子,真想见见他到底长什么样,真有你们形容得那样帅吗?”
    “呆会你们就知道了,只有更好并无夸大。如果不是你们昨天碰巧都去‘虎贲大营’,他来我们家拜访时就见上了,何苦等到此刻?”王氏道。
    江水寒巧笑道:“二舅你呆会见了他,必定大失所望哩!四舅妈说他出门都戴面具的,你今天是不可能见到他真面目的哦!”
    “好好的一个人戴啥面具啊,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江搏浪不解道。
    江水寒美目一眨,倩兮叹道:“因为太帅了呀!我倒是能理解他戴面具的做法,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呢。其实我也很想戴上面具,这样谁都不认识我了呀,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地多好啊!”
    江惊涛不置可否地摇头道:“你俩都是一路货色,没走到一起真是可惜!”
    “大舅,你们都可惜了多少遍了啊?不是说好不再说了吗?再说我可要哭了哦!”江水寒嗔叫道,故作一副气鼓鼓不依饶的小儿女样,引来满室大笑。
    一家人其乐融融,仿似又回到江水寒的孩提时代。这些年净忙着培养她成长,缺失了这样的欢乐时光。
    忽然街中通道内一骑飞驰进来,至街口中心绕圈,对围观的群众高声喊道:“各位乡亲!为免人多拥堵,大公子临时将比武地点改在御街西郊的旧校场,大家都散了吧!”
    “啊?!”、“什么?”、“唉!”......
    一片惊叫叹息声中,又一骑飞奔过来,一路大叫道:“比武结束,大公子和四少以武切磋,双方冰释前嫌结为好友!”
    江搏浪闻言哈哈大笑;“这小子,把我们都给耍了!”
    江惊涛呵呵道:“出其不意,不按常理出牌。这侄子真有意思。”
    “冰释前嫌而且还结为好友?这结局总算是皆大欢喜,害我们空等一场也就算了。小娟,快去叫掌柜上菜,既然来了,就美美地吃上一顿。”江水寒道。
    ※※※※※※※※※※
    杰克和燕七领着赵秋枫他们四人正在断桥边的“邱记小吃”摊里坐下,兴高采烈地神采飞扬劲儿,怎么看都不像拼力斗狠决一高下的比武者,更像久别重逢的好兄弟。
    “想不到我们绞尽脑汁花了三天三夜想出来的合击招数,竟然连于兄的边都没碰着!”仇千仞感叹道。
    “更想不到一场比武最后竟变成是于兄在指点我们四人的武功。”赵秋枫接着道。
    王焉之兴奋地不停摆手,示意他们听他说:“哎,哎,你们知不知道,就他改的那招,把我‘白虎门’的‘啸击’和岑浩的‘无影脚’结合起来的那招,简直是无懈可击啊,攻势之强恐怕连我师父都接不住呢!”
    岑浩不住点头赞同:“是啊,本来我还以为自己这一个月武功精进神速,可和于兄一比,简直是天差地别。我怎么都想不通,为何一个人的武功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进到如此高深的境界?”
    燕七也被刺激得不行了,急切地问道:“老大,你到底是怎么练功的?有什么速成之法,快教教我们!”
    杰克微笑道:“小七,每个人的资质和机遇都不一样。你不用着急,只要坚持练习,做自己擅长的,多想想多悟悟,就一定会成功的。还有,你要练轻功,必须先练内功心法,有了内功会运气了自然就能飞起来。”
    几人专心地听着,生怕漏下一个字,对杰克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前面经他稍加指点,两三刻的功夫竟然比他们苦练一个月的进展还快,受益非浅。
    热气腾腾的鱼丸汤上来了,赵秋枫一见之下大叫道:“啊?老大啊,你就请我们吃这个!也忒小气了吧?”心底早已默认,跟燕七一样叫他为老大了。
    “你先尝尝味道看,好不好吃?”杰克道。
    赵秋枫试着咬了一口,囫囵几口就将一碗吃得干干净净,一边连赞好吃一边叫道:“邱大哥,再给我来两碗!”
    仇千仞也狼吞虎咽地享用美味,咂吧着嘴道:“老大,你下午没什么事吧?一会吃完了,我们继续找地方练去。”
    “打铁要趁热,我还有好几招要请教的呢!”王焉之附和道。
    “怎么你们都跟我想的一样啊?”岑浩微笑着咧嘴,看着杰克恳求道:“老大,我家有处废弃的园子离这很近,大院空旷正好适合练习,呆会我们就过去吧?”
    杰克看着一双双热情期待的眼睛,他还能拒绝吗?
    ※※※※※※※※※※
    杨修贤徘徊在五里亭已好几日,靠路人施舍的馒头干粮度日,成为真正流浪的乞丐。
    苦等无果,彻底绝望的他捡了刀和破包袱凄凄然下山,漫无目的地游走到寒江边,就地挖了土坑,将司马翎的遗物埋了,堆成坟堆。
    乌云遮住阳光天色昏暗,他站在江畔,江水潺潺呜咽,风吹乱他的衣衫,担忧西蜀他愁眉不展,哀悯人民他泪水涟涟。
    大王昏庸不辩忠奸,小人当道个个阴险。
    他师承巨子,学兵法,懂阴阳五行,知天文地理,一腔热血报国,志在辅佐明君治理天下。
    可算天测地算不到人心险恶。自被奸人陷害,家破人亡,一路坎坷逃亡,甚至连累抛弃一切救他的义士惨死他乡。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何必救他这样一个废人?
    乌云滚滚,江水滔滔,俗世洪流汹涌,把什么都冲走。
    他扭头看向新坟,比铁还沉重的漆黑正吞噬着它。
    风,呼呼大作,一声惊雷炸响,一道闪电撕破黑暗,劈亮远郊的一颗树,熊熊燃烧。
    杨修贤猛然转向大江,一甩袖子,双手擎天疾呼:
    风!你咆哮吧!咆哮吧!尽力地咆哮吧!
    在这暗无天日的时候,一切都沉寂了,都死了的时候,正是应该你咆哮的时候,应该你尽力咆哮的时候!
    尽管你是怎样的咆哮,你也不能把死了的吹活转来,不能吹掉眼前的黑暗,但你至少可以吹走一些灰尘,吹走一些沙石,至少可以吹动一些花草树木。你可以使那寒江,使那东海,为你翻波涌浪,和你一同地大声咆哮啊!
    雷!你那轰隆隆的,是你车轮子滚动的声音?
    你把我载着拖到寒江边,拖到东海的边上去呀!我要看那滚滚的波涛,我要听那鞺鞺鞳鞳的咆哮,我要漂流到那没有阴谋、没有污秽、没有自私自利的没有人的小岛上去呀!
    我要和着你,和着你的声音,和着那茫茫大海,一同跳进那没有边际的没有限制的自由里去!
    啊,电!你这天地间最犀利的剑呀!
    我的长剑是被人拔去了,但是你,你能拔去我有形的长剑,你不能拔去我无形的长剑呀。
    电,我心中的剑,你劈吧,劈吧,劈吧!把这比铁还坚固的黑暗,劈开,劈开,劈开!虽然你劈它如同劈水一样,你抽掉了,它又合拢了来,但至少你能使那光明得到暂时的一瞬显现。
    哦,那多么灿烂的,多么眩目的光明呀!
    我景仰你,我要向你拜手,我要向你稽首。我知道,你的本身就是火,你,你这世间的最伟大者呀,火!你在天边,你在眼前,你在我的四面,我知道你就是我的生命,你就是我呀!
    我这熊熊地燃烧着的生命,我这快要使我全身炸裂的怒火,难道就不能迸射出光明了吗?
    炸裂呀,我的身体!炸裂呀,天地!让那赤条条的火滚动起来,像这风一样,像那海一样,滚动起来,把一切的有形,一切的污秽,烧毁了吧!烧毁了吧!把这包含着一切罪恶的黑暗烧毁了吧!
    鼓动吧,风!咆哮吧,雷!闪耀吧,电!
    尽量发挥你们的力量,发泄出无边无际的怒火,把一切沉睡在黑暗怀里的东西,把这黑暗的世界,阴惨的世界,爆炸了吧!爆炸了吧!
    夫人,虎子,翎弟,我来了!
    纵身一跃,浪花四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