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骁营 > 50、 鹤营 军官们的讨论和分歧 四
    ?这位出声问询的威严男性上校名叫【伍成山】,他是【鹤营】的正职军事主官。而在其身旁的那同阶同袍名叫【萨朔】,他是【鹤营】的副职军事主官。
    面对这间【鹤营指挥部作战室】里,仍至整个【鹤营】中军阶和威信最高的军事主官的微笑问询,【鹤营作训部】美女中校部长穆戎,旋即从坐椅上快速起身,立正站直,美目平视,面后从容平和的开口回答道:“报告,伍上校,依我对杨晓少尉的持续观察和研究,就目前该名少尉的行动逻辑、战术素养、作战习惯、指挥能力和方式,以及目前展示出来的水土潜力和特质等方面的综合分析来看。我的结论是:以该名少尉目前的所展示出来的综合能力,当下的【少尉】军阶对他来说,都有些勉强,虽然他在此役的表现确实可圈可点,并让我感觉有些心慰和激动,但这毕竟只是他获晋升以来的第一役,他需要在这个军阶上进行更多的学习、沉淀和巩固,若以此一役的表现,便选择忽视该名少尉军官的单薄经历,而进行过快的晋升和拔擢,那我认为是激进,且不利于该名少尉今后的提升和潜质的挖掘。本人作为【鹤营晋升推荐委员会】成员,我必须客观的指出这一点。以上就是我的理由”。
    在美女中校部长穆戎表述其理由过程中,在坐的同袍军官都在安静且非常认真的倾听着、思考着甚至持笔记录着,她对这名获得普遍赞赏和认可的年青少尉指挥官杨晓的研究和分析……。
    待美女中校说完,那位提出问询的伍成山上校,此时一边在记录本上写完暂告一段落的最后一个字,并轻放下持握的笔;一边认可穆中校上述分析和结论似的轻点着头,同时只见他缓缓抬起头,且面露平和微笑的伸手示意美女中校坐下后,继而向周围众同袍军官从容的说道:“众同袍,现在我谈谈我的看法。”
    听到己方【鹤营】的正职军事主官谈看法,这对在坐的众同袍军官来说,那是十分期待和渴望的。
    在这一刻在坐的众同袍军官,都无一例外的将头和身体轻转至——这位在整座【鹤营】,仍至全【骁营】内,无论是军功、军阶,还是战绩和威信,都在【骁营】那公认的综合实力排名中,妥妥位列第三名的军事主官。
    人人都期待这样的军事主官,他将如何评价这个议题中,己方【鹤营】参战军士在此役里的作战表现,以及年青少尉晋升推荐等问题,他又持有何种看法或高见……。
    其实还有一个让在坐同袍军官,都心存的【小心思】——那就是通过对伍上校的分析,从中找一找自身与这位己方军事主官上司之间,在观察、解构、分析事物的角度和视野,存在的着何种差距。而在对待问题和事件的发出点、境界和格局的宽窄程度。
    总之,一句【学习】是不足以概括,此刻在坐同袍军官的内心活动的……。
    于是只要简单的脑补便可知,此刻在坐的众同袍军官人人自眼神中,所透出的那种期待眼神,是何等的炽热……。
    而伍成山上校,此时缓缓的操着厚重且有震憾感的低音,平和的向在坐的众同袍军官说道:“我认为,此次【攻塔】战役作战任务实施过程里,在我方【临指】指挥组决策严重错误的情况下,我方【鹤营】的全员参战军士的表现,我认为是尚可的,最多算满意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作战之初【临指】既定的作战规划,一直在被各级参战军士坚决的执行着。哪怕各条战线上的作战军士或作战力量,身处或遭遇到多么严峻的局面,各条战线上的军士们,仍都一无返顾的实施和执行既定作战规划。”
    说到这,【鹤营】的伍上校伸手拿起前面的水杯,喝了一口后,又缓缓从容的继续说道:“我的这是种满意感,完全出自于对我方军士在作战战术层面的认可。但这并不能抵消【临指】指挥军官组,在指挥和研判战略安排和部署上,所犯下的低极、严重,甚至属于致命的错误。战场上,只有战略指挥和战术行动这两部分,都同时表现得有效时,才有资格小小的自满一下下。若其中只有一个层面表现尚可,而另一层面却很糟糕,那作为军人,都将意味着战败。所以不可用战术上的尚可表现,为战略指挥上的严重且致命的错误,而直接导致我方战败于对手【蝠营】,而得出【退而求其次】了以慰藉的理由。虽然目前此次战役作战行动仍在演进和展开着,可事实上,西线防御阵地的失守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此役我方的战败无法避免。只要是战争或者是战斗,对于军人来说,从来只有胜负之分,甚至都没有第三种选项;而【言和】的议题,则是由相关联席部门进行主导的议题。作为军人,我们只能向相关联席部门,提供有利于我方展开谈判的一切【筹码】,包括更多战场的胜利。”
    说到这时,伍上校再次暂停了继续说下去言语,当下两手十指轻扣着,以一种从容和问询式的状态,微笑着用眼神一一扫过四下同袍军官,结果在坐的军官,没人提出此刻需要【伍上校】亟待解答的问题。
    此刻的【鹤营作战室】,除了那位【鹤营】最高军事主官伍成山上校的言语外,可谓很安静。在坐的众同袍军官对于内容,都在用自己的方法和逻辑,进行着各自的提炼和思考。
    没有谁在此时主动的插话或提问,因伍上校所说的言语很简单,也非常易懂,在坐的高级军官都是读过书、上过学的,对于如此浅显但观点深刻的【看法】,所表达和传递的行为逻辑,自然是可以明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