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金尊红贵 > 第十五章 杀心
    ?天台上。
    黑人战骑找寻了一个能看到安静小院的好位置,不是很久,他从随身的箱子里面拿出了熟悉的反器材狙击枪零件组合到了一起。
    紧接着,他从随身携带的箱子里拿出了一个‘死神眼’。
    它约莫大半个巴掌大小,形状弯着一个弧度,可以直接契合在黑人战骑左脸之上;通体黑森,由轻巧坚硬的钢塑熔炼而成,被钢塑包裹的是电子望远镜、夜视仪器,红外线仪器,和一个云智能电脑,其中包含了图像扫描,精准定位……
    这‘死神眼’是一个狙击眼镜,能够帮助狙击手在极端恶劣的情况下都能够进行定位、杀人。每一个战骑,都会拥有许多的科技兵器——由金钱决定有多少。
    这里离小院两百米。超凡之身加上‘死神眼’,元始天王那身为普通人的儿子,一定会像厄里达沃所说的一样,脑袋爆开来。
    黑人战骑将‘死神眼’嵌到脸上、眼睛上,大脑中的图像顿时多了一大片灰色,还有着一片温度37的人影被云智能用红外线仪器锁定。
    小院的二楼上,一个窗户旁,少年那在红外线仪器上显现出红色的身影平静的坐在床上,面对着另一个纤细的人影。
    “去死吧!”
    黑人战骑抬起了狙击枪,凭借着超凡之感,直接瞄准了那个人影,由‘死神眼’提供的世界内,狙击枪瞄准用的蓝环套在了红色人影身上。
    100%
    在旁边,云智能显现出了这一么一个黑色数字,那是死亡率。
    黑人战骑狞笑了一声,直接扣动了扳机。
    子弹速度以九百八十六米的初速度突破枪膛,瞬间突破了明亮的玻璃,在粉屑飞碎的霎那间,便已经只离少年只有一米的距离,而子弹洞穿玻璃的声音,还远远未到。
    这是一个必死的距离。
    如同云智能所给出的黑色100%。
    可是,这一切都落空了,早在黑人战骑扣动扳机的一瞬间,被武薇儿拉近到身旁正在胡思乱想的张道星猛然感觉到了一股无端地的心悸。
    崩!
    一声巨响,窗内的玻璃在眨眼之间化作了数不清的小玻璃,四溅开来。
    叮……叮……叮——
    武薇儿不知从何拿出了一把漆黑如墨的黯哑长剑。是纯正的华剑,剑上的纹理如同山水之纹,而这种纹络最适合割入肉骨的时候减轻摩擦力。
    在此时,剑脊上有着一颗弹丸在颠簸着。
    武薇儿不仅能够提前预知到张道星会挨这一枪,更是感觉到了子弹的轨迹,这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张道星在这一瞬间都感觉到了危险来临。
    剑重重的一挥,如同球拍挥动击打羽毛球一般,将子弹拍回原来的轨迹逆向而行,以更快的速度。
    成为至人,就是打开生命基本因子的隐藏信息,由此将人的所有力量都绽放出来,成为无冕的人王。
    而真人,是仙,真仙。
    根据实验过的一个量子实验——一大堆细菌在绝对活不下去的环境中依然活了下来——可以说明古人所说的“上天有好生之德,必留人一线生机。”是绝对正确的。
    可是根据哲学——张道星呆站在武薇儿旁边,显露出害怕的神情。或许是刚刚经历了生死危机结果却站在武薇儿旁边,只需要一伸手就可以抱住,实在是太大起大落,实在不由得人不胡思乱想。
    当看着那亲眼看到的子弹不知从何而去,加上心中那心悸的源头泯灭的感觉,一个念头产生了——
    逝去的永恒逝去,归于零,再没有任何几率产生,只有无。
    这个世界从来不是无尽的,哪怕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哪怕是超脱了这一个宇宙,最终到达的是……零。
    “感觉到了没有?”武薇儿适时的问道,打断了大起大落的张道星的胡思乱想,引导他回到正途。
    “感觉到了。”
    张道星虽然有些害怕,可心意依然很清楚的想着刚才那对危险心悸的感觉,很难说的明白,可就是知道,硬要说的话,就是一个人重重的将石子丢落在池塘河流中,溅起水花,带动了波纹,而石子路线上的鱼经过水纹而感觉到了石子来临,尾巴轻轻一动,避了开来。
    当然,这也不是说万能的。
    如果将这一个石子换成狙击枪子弹的话,鱼也想都没有想到就成了一朵在水中绽放的红色花朵,又似乎盛开的烟花。
    且,如果只是一片羽毛轻轻落下,鱼也是不能知道的。
    “这是神动境界带来的——远不止是虚幻的心打破了天堑离真实的身体只有一步之遥,还有对‘天数’的感应。”
    这是武薇儿告诉他的,她没有出声和做出示意的行为,可张道星就是知道。
    张道星在此时发觉,他两人好像不用‘说话’就可以说话——意思就是刚才自己想的武薇儿也知道。
    “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不是!是很不要脸!”
    武薇儿重新开口,虽然说无法再感觉到了那一股玄妙的感觉,可她这些话语少了许多演,多了几分人性。张道星不由得害怕消退——
    却在刚才害怕的那时,张道星从武薇儿那儿得知老班长没有什么事情还在呼呼大睡中,便不是多么害怕了。
    接下来武薇儿一言不发,但要教的课却很是重要,令的张道星也沉默了下来。
    武薇儿将剑递给了张道星。
    张道星没有丝毫犹豫的接过,在平静的脸上那还有着几分青涩的眼眸变得幼稚起来,极为幼稚,如同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如同一张白纸……这是一张由杀心制作的白纸。
    “先别这么快露出杀心,杀人的剑在杀人前才出鞘,这才是最快杀人,也是最能杀人的时候。”
    武薇儿看着不由露出的杀心的张道星教导,语气依然与平常一般,似乎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想着今日学的,那股龙藏于渊的感觉,融入到自己心中……”
    连杀人都这么好看。
    在踏入无情天道之后,武薇儿没有动过人性,可就在这时,看到此时的张道星——这个天生的喜欢的人显露出了最本质的杀心……
    不,不算杀心,而是最本质的心灵,她忍不住说了一句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