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金尊红贵 > 第三章 牺牲
    ?“如果国家有危难,那么有人要你去死的时候你死不死?”
    独立在血海旁,一脸严肃的他望着那浑沌的天空,忽然问了一句。
    蓦地沉默。
    良久,他才回答:“约莫是会,因为以前的人因为我们这些未来也去死了。”
    他的行为和做的事都显得有些懦弱,害怕这害怕那的。
    别人常说,他是一个中庸之主,无用之用。
    可面对这一件事呢,他真的想要是懦弱一回。
    他曾经听过两个故事,两个极为悲壮而美令人感动的故事——第一个故事发生在三十三年前的此地——西伯利亚,中国士兵和苏联女护士在战争中相爱的故事;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十二年前的海参崴,一个苏联女科学家和中国年轻教授的故事。
    这两个故事说的都是在说牺牲,都是在说真正的爱情从不因为生死的距离而逝去
    可惜的是,以后或许很难再听到了。
    “将军他们快到了……”一人提醒他。
    “嗯!”
    他说道。
    哪怕他再怎么想要懦弱一回,也无法懦弱,早在黑天初来的时候,他就发出了一道红色文件,将第二个故事中仅存下来的女主角喀秋莎和故去的男主角的女儿请来。
    她们拥有神通,搭配在一起恰好能够封绝这一片古坟的神通。
    他并不会强行让她们来,可并没有多大的担心。
    当在十二年前那一天怀孕的喀秋莎冲破重重阻碍归国的时候说的那一句“母亲,老公,我回家了,孩子会没事的……”,他就知道,这是一个纯粹的中华家人,所生所养所教的女儿也必定是极好的。
    所以,他只是站在血海之旁,等待着值得尊敬的她们来到。
    道路密布的大地之上,一眼望过去不见尽头的军用卡车盘旋行走,足以乘载六千多人,轰隆声不断,整齐划一,如同雷震。
    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够发现前面的车队和后面的车队并不一样,前面的是解放军,后面的是俄罗斯的军队。
    两军虽然同在一起,可在这之间有着莫大的敌意。
    前者盘踞大陆,不燥不骄,为尊为王,如一只庞大的啸天之虎;后者眼神锐利,孤寒而冷傲,如冰原上的雪狼群。
    血煞之气在冲击,足以令吓得普通人害怕。
    这很不一般,要知道,近些年并无大战争诞生,可是却有这么多身经百战的老兵聚集在一起。
    俄罗斯这一群雪狼是来接人,可要接的人究竟是多么的恐怖,需要三千多武装全身的军人齐来,方才敢来。
    另外三千多解放军显得很平静,他们是来请人,又不是来做其他什么,不怕那一群毛子敢闹事,有着喀秋莎的存在,敢有什么行为就直接将扔进‘瓦瓮’,添两把‘柴火’,熬成香喷喷的狗肉锅。
    ……
    小道星牵着姐姐的手快步行走,家逐渐接近了。
    那是两间普通而朴素的小院,相连在一起——相连的地方是小道星和姐姐歌灵的房子。唯一值得称道的是院子周边种满了果树青蔬。
    空地上,两个家庭妇女在聊一些什么,或许应该说刚才在聊着一些什么,当小道星来到的时候,她们便没有再出声,小道星细看了一阵,察觉到了她们神情中对自己存在的可怜,不由疑惑的问道:“婶婶,妈,你们聊些什么?”
    “没什么,也就是说你会不会保护姐姐一辈子?”
    婶婶喀秋莎笑着摆了摆手,她有着流金般的长发,碧玉似的双眼,身姿高挑,近乎有一米八。只是与女儿那满是柔婉脸庞不同,柔和的脸上带着几分孤寒削割出来的线弧,显得极为立体而有层次感,无论中外都会感叹其美丽。
    “一定会,姐姐的命就是我的命。更何况……嘻,姐姐是我未来的老婆。”小道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害羞,但一直抱着姐姐不放,极为喜爱。
    歌灵也很开心,这话没有掺杂一丝杂质,有的只是单纯和认真。
    喀秋莎听着不知为何脸微微一冷,看着自己女儿微微皱眉。
    歌灵顿时低下了头,神情有点害怕,跟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玩了一整天玩的这么累也不去洗一个澡,快去放水。”刚刚跟喀秋莎聊天的张母星雅儿连忙催促自己儿子去准备洗澡。
    她如其名,若天上星空一般美丽,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着华丽的气息,她的确有着这个资格,作为站立在世界巅峰上的古文学、古历史大家,那可是尊贵的不得了。
    唯一令的她遗憾的就是,自己儿子就只是继承了自己三成的容貌,很令人家心碎。
    “婶婶……”
    小道星没有乖乖点头,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向了一向很疼自己和姐姐的婶婶,不清楚她为何生气。
    喀秋莎一笑,说道:“快去准备洗澡吧,要不然你姐姐可不喜欢你了——没事!”
    “哦!”
    小道星乖乖的去了。待他走远之后,母女之间的沉默越发的幽深,低着头的歌灵显得更加局促,两只手捏在了一起,乱打着圈。
    “嫂子,你得对‘小鱼’和乖灵灵姐弟俩比亲姐弟还亲高兴啊。要知道,乖灵灵那么优秀,长大后一定没有喜欢的人——跟我儿子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也很好啊!”星雅儿在尽力化解着母女之间的沉默。
    ‘小鱼’是张道星的小名,正所谓贱名好养活,做妈的担心,便一直念叨着这个好养活的名字。
    “是啊。”喀秋莎听着这些话顿时多了一些比秋意更加萧瑟的悲意,在想些什么,最后很是无奈的问向自己女儿,“可是不能了!女儿,给我一个解释吧。你要知道,你这样做小道星会拼命找你的。”
    “我……我……”歌灵懦着嘴,最后,她抬起了头,看着自己母亲,认真说道:“弟弟是我的,我有弟弟,就不害怕……不害怕死。”
    “呸,什么死……乖灵灵,你还要当我儿子老婆呢……”张母当时就啐了一口,显得一点都不华贵,就跟个平常农村妇女一样。
    “而且,就算不这样做,弟弟也会拼命找我的。”
    “诶,我儿子这么好?”张母很惊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