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左耳 > 第5章附录
    耳语者
    文/半岛璞
    五年的时间倏忽即过,那个老封面上的闭着双眼的女孩,头顶的绿叶依然还是那么翠绿。
    当时的你若十七岁,如今应该已走出校门,每天上班出门前还需打理发型、略施粉黛。
    愈发远去的青春,裹挟着自己平淡无奇的真实爱情,还有曾为之痛哭流涕的小说故事,一并被倾倒进了时光的大洋里。
    我们好像就是这样,在自己和别人的故事里,突然便长大了。
    这五年里,有没有人像张漾那样飞扬跋扈地闯入过你的世界;有没有人像许弋那样,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能痛彻你的心扉;或者,有没有人像吧啦一样,让你觉得遇见了世界上的另外一个自己。还是,在这五年的1826个日夜,你直都在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发生。
    青春的路,其实又短又窄,它就在初中、高中再到大学的几个校门之间盘桓。也许那个即将隆重上演的故事,它就只是在离校门不远的那家拉面店发生。我们的世界就这么几个屋檐,从低矮的天空砸落下来的大雨,也许足以令无处避雨的我们,在一片冰冷的孤单里痛哭失声。
    你是否也曾假想过自己有一只偶尔失聪的左耳?其实存在着这么一个人他在你的耳畔将甜言蜜语说给了你听,只是,那只左耳却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并不是没有声音,只是没有听见而已。
    你是不是也曾这样安慰过自己?
    当你在别人的故事里流尽了眼泪,再转头回到自己的生活里,你有没有因此变得更坚强一些?
    我想你会,因为你读过的那个故事,它已经把爱与痛的定义全都存入了你青春成长的那张芯片,即使前路依旧孤单,你却不再孤独了。
    在日本动漫《全金属狂潮》里,有一种耳语者,他们在出生前就接受了某种信息,并把这种信息埋在大脑深处。耳语者之间能产生思想共鸣,并能互相同化,最终不分彼此。
    我想,在雪漫的《左耳》里,我们都变成了她所营造的那个青春世界里的耳语者。那个世界里没有童话,它有眼泪、伤害甚至死亡。但是,爱情依然还是那么美,成长依然是那么一件值得全力以赴的事情。
    当女孩告别童年,合上《格林童话》与《安徒生童话》后,谁来告诉她“王子和公主幸福地在一起了”的那一页的背面,还有可能是怎样的结局?
    如果圆满不是爱情唯一的答案,残酷也不是青春唯一的标签,谁来替我们模拟一场青春的实战演习?
    她已经在这个故事里全都告诉我们了。
    她不说话。
    而我们,我们也都成为了耳语者。
    高度共鸣,不分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