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草莓味的你 > 第九十九章番外努力努力再努力
    前两天,我跟好友开玩笑,说这周末要和沈渡小哥哥说再见了,有点儿舍不得。好友夸我,这个拖稿理由还不错,以后可以借鉴。
    我讪然。其实我不是一个爱拖稿的人。我几乎没有拖延症,说要今天完成的事儿,很少会拖到明天。这样很累,有时候我会给自己放个小假,不酷那么一会儿。
    所以,在写到这本书的结尾的时候,明明只有几百个字就写完了,我硬是写了两个小时。
    当时,窗外的雨一阵一阵的,时而寂寂,时而瓢泼。我背对着窗户,在键盘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敲。
    在写这个故事之前,我就在想,我要写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没有阴谋诡计,没有分别,没有误会,只有甜,像草莓一样,甜是甜,却不令人腻歪,就算腻歪,也不是令人讨厌的腻歪。
    我不爱写太完美的人,这世上也没有完美的人,因为一个人总有点儿缺点。而喜欢一个人,就连他的小缺点也会觉得可爱。
    整本书写下来,相比沈医生,我更爱的其实是叶晚。我以前写的女主大多是傲娇不服输的,有我自己的影子。叶晚是一个新的尝试,她有点儿可爱,有点调皮,甚至还有点儿傻白甜。但是,这样的率真,反而更讨我的喜欢。
    写这篇文时,我第一次哭,是因为叶晚。
    那是她生病的时候,沈渡送她回家,照顾她,给她煮粥。其实她不爱喝粥,但是她很乖,沈渡盛多少,她喝多少,一小口一小口,全喝了。她实在怕自己任性,沈渡会走。
    她说,她只是想要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在她身边的人;她说,她仍然感激有人爱她,却无法释怀没有人只爱她。
    还好,她遇见了沈渡。她小心翼翼地去接近那个看似冷漠实际上却很温柔的沈医生。
    之前,书中其实有个女二,我在做人物分析的时候,给她加了点戏份。她对沈渡说:“为什么啊?沈渡,你告诉我,那么多人都不行,怎么就是叶晚了呢?”
    然而,在写稿子的时候,我盯着文档,突然替叶晚打抱不平。怎么就不能是叶晚了?我们晚晚那么好,沈渡爱上她,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是的,是很正常。于是,女二没出场,大概是史上最惨的女二了,此处心疼女二两秒钟。
    再来说说周南明。除了这个没有出场的女二,作为男二的周南明真的让我又爱又恨。
    我爱他的深情,也恨他的深情。
    前一秒我还在说:“哼,周南明,活该你娶不到叶晚。”而后一秒,我就想说,“对不起,我爱上周南明了。”我很纠结,所以正文还没写完,我就先给他写了五千字的番外。
    他太聪明,也太会保护自己了。
    所以,叶晚不爱他,是对的。
    但是我又忍不住心疼。我总会想到,有一年的夏天,在土耳其的大街上,叶晚光着脚丫在前面走,他慢吞吞地跟在后面,眼底尽是笑意与温柔。
    我又想,其实他和沈渡是有过一次交谈的。大概是在浓浓的夜色中,各自点起一根烟,谈谈心上的姑娘。沈渡也理智,但他的理智是带了几分拙意的,他愿意为了她昏头。周南明则不。
    那次谈话还算平静,谈不上谁输谁赢。走之前,周南明把烟捻灭,认真地说:“谢谢你。”
    沈渡倒还和往常一样,面容淡漠,漫不经心地说:“谢谢周老板之前对她的照顾。但是……”他话锋一转,“我对我的女朋友好,不需要你来道谢。”
    冷漠,寡淡,还有点儿记仇。
    让你之前那么折腾我们家小饭团。
    我有时候在想,沈渡才是最可爱的那个人。他本硕博连读,是天才,也是行业中的翘楚。他是麻醉医生,救死扶伤。
    我之所以写麻醉医生,是因为好友恰好从事这个行业。在我写之前,她问我:“你知道麻醉医生是干什么的吗?”
    我:“打一针,睡一觉。”
    她:“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打一针?”
    她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开始你的表演。”
    她笑了笑,说了一段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她说:“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你以为你只是好好儿地睡了一觉,是外科医生为了你的病而辛苦。其实,那时候,你的生命全部掌握在麻醉医生的手中。在整个手术中,麻醉医生是高度紧张的,这就是麻醉医生猝死率很高的原因。”
    她又说:“尤其是在病人出了手术室,家属拼命地感激外科医生时,麻醉医生更觉得心酸。”
    我听着也有点儿心酸。好友很厉害,学医的都是学霸。据说医学院的考试月是从十一月开始的,实习前,光是专业书就有一米多高,还不算医学、英语、政治等其他的书。
    我问她:“全部要记住吗?”
    她轻描淡写地说:“不全部记住怎么办?病人生病,又没有重点。”
    是啊,专业的医生真伟大,真辛苦。(比个心)
    学医的好友跟我一起长大,我们从小就天马行空,想做各种各样的事儿。她高考后选择就读医学院,说想要救死扶伤,哪怕有医闹、有黑暗,她还是想要救死扶伤。
    这是她的梦想。
    其实,在我的文中,我总不可避免地谈到梦想。我的男主、女主不只是在谈恋爱,也在追逐他们的梦想。就像叶晚的人生格言:“够不到,再够一下。”
    这是我的心声。上本书刚出那会儿,我每天都很焦虑,用小号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沮丧得不行。
    有天早上,我沮丧极了,发微博:够不着,不要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在路灯下显得极其好看。当时,我怕头疼,所以裹了两层围巾,像个老太太。好在当时天色晚,没人看得清。进巷子后,我遇到一个老奶奶,她拄着拐杖走路,慢慢地,一点点地挪。我突然心口发酸,心境也有了变化。
    我又转发了早上那条微博:够不着,那就再够一下吧。
    于是,我才有了勇气,去写下一个故事,才有了叶晚和沈渡。
    在那些以为黑暗、没有尽头的日子里,我反复地告诉自己:过程会很辛苦,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但是,没事的,反正,我本来就慢吞吞的。
    第二本书了。无论是书,还是我自己,都比以前进步了许多。我希望以后能更棒。
    对啦,悄悄地说,这次在书中,我给大家藏了五六个彩蛋,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找出来,找出来了可以来微博找我哦。
    还有,还有啊。我认识的朋友对我真好,哪怕因为这个,我也想走得更远一点儿,再远一点点。和大家肩并肩地前行,真好。
    谢谢所有的遇见。
    最后,分享我喜欢的人说过的一句话。
    他说:“努力这个东西,它不会说谎的。如果还不行,就是不够努力。如果还没有足够幸运,就证明还不够努力。”
    那就让我们为了变成更好的自己,努力努力再努力。
    纪南方
    2018年5月6日
    写于南京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