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强势宠爱 > 顾安南&董善善番外3
    顾安南&董善善番外3
    后来的几个月里,董善善躲得更狠了。
    无论是顾安南打电话还是发短信,她一律不接不回。
    甚至连住在老宅之后,也嘱咐了老宅的佣人,不要给顾安南开门。
    偶尔她为了彻底躲开他,还连姐妹的邀约也推了。
    不过后来姐妹乐队的行程也很紧,倒也没什么空闲找她,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躲在老宅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她大哥倒是和她提了几次,如果不想回S市,可以先去北城这边的沈氏分部上班。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董善善听得出来,她大哥是想培养她然后在沈氏替她谋一个位置。
    董善善没有太大的志向,但也不想一直在家里当米虫,所以当时答应的很痛快,只不过一想到顾安南那边,就犹豫了,纠结一阵子后,说躲过这段时间再说。
    沈慕彦知道她的想法,倒沉默着没过多发表什么意见。
    那段日子里,董善善一边被顾安南缠着,一边也陷入了人生当中最纠结的一次恐慌当中。
    她从来没面临过这种情况。
    从很小的时候,她就不再相信任何承诺,也不需要任何人过多的照顾。
    爸爸一直说不会离开她,可自己还未满十岁,他就和别人走了。
    妈妈倒是真的一直在她身边,可以她也有自己的人生,她也有自己的追求,所以自己从很小开始,也不对她有任何期待。
    亲人尚且如此,更别提其他人了。
    顾盼倒是唯一一个说过以后会一直陪着她的人,可姐妹给她的感觉,和顾安南,又有很大不同。
    董善善承认,那天顾安南的话,让她平静了十几年的心思,忽然起了不少的波澜。
    她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类似他说的那些“我护着你”的话了。
    妈妈对她很好,任何要求都满足她,可平日里的通话中,说过最多的也还是她遇事要冷静,要自己坚强。
    周围的所有人,似乎也都是希望她很好的成长,成长成有自保能力,不必依赖旁人的树木。
    其实她小的时候,也偶尔会羡慕姐妹。
    她觉得盼盼一直都有依靠,她却什么都没有。
    但后来董善善也想开了,或许个人有个人的命数吧,她得不到的,也不强求。
    她已经放弃了这么多年,现在却忽然有一个人又给了她肩膀,告诉她,她可以去依靠他。
    凭心而论,她就是再铁石心肠,也不可能不动心。
    可是动心归动心,董善善却还是有些理智的。
    她总觉得自己和顾安南开始的不明不白,他对自己到底是出于责任还是出于喜欢的角度,目前还不得而知。
    有的时候人可以通知情绪冲动,做出很多超出理智的事情。
    如果他现在所做的一切,真的只是冲动之下的产物,那她真的当真了之后,又怎么办?
    一旦他冷静下来,会不会又像对待其他女人那样,冷着脸抛下她?
    董善善忐忑不安,又纠结茫然。
    就这样,她怀着这种心思,又磨了几个月。
    这几个月里面,顾安南几乎没断了联系她。
    每次她拉黑一个号码,他隔段日子就会再找到一个新的号码继续。
    没有规律,也没有时间限制。
    有时候是清晨打过来电话,说他就在沈家老宅外面,刚出差下飞机回来,顺路买了早餐给她,问她要不要出去拿来吃。
    董善善半梦半醒的想也没想直接就把电话挂断,待后来睡饱了彻底清醒后,再往窗外看,人已经走了。
    还有的时候,他是晚上打过来。
    有两次晚上打来了他也不说话,那边有风声,有绵长的吞吐声,应该是他在夜色下抽烟时想到了她。
    隔很久,他才悠悠的来一句:“我知道你在怕什么,但我这人呢,别的不多,耐心倒是不少。
    所以你暂时躲一躲,可以。
    可是如果想躲我一辈子,那只能提前对不起了,不可能。”
    那次董善善是急急忙忙就将他的电话挂断了,并且又迅速将他的新号码拉黑。
    她躺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胸腔内的心跳,越来越快的声音。
    而也是从那之后,董善善又陷入了更加矛盾的自我僵持中。
    每次顾安南来电话或者发消息,她都选择和之前一样的方式对待。
    但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隐隐期待,陌生号码的下次出现。
    后来,隔月的某天里,她忽然生了场病。
    头天半夜她发起了高烧,佣人第二天清晨似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赶紧给沈慕彦打了电话。
    董善善迷迷糊糊听见佣人讲电话的时候,就想阻止。
    可是她当时整个人烧得一点力气也没有,根本来不及开口。
    后来也不知道隔了多久,一只微微凉的大掌轻抵住她的额头,片刻,床边旁边站着的人沉声开了口,叫佣人给刘医生打电话。
    董善善眼皮沉的很,但迷迷糊糊间也分辨出来这是沈慕彦的声音,而他说的刘医生,则是他的私人医生。
    后来再发生什么,她都不记得了。
    她只知道自己昏昏沉沉的睡了好久,再醒过来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而身边的人,也换了一个。
    “醒了?”
    顾安南一直坐在床边,轻靠床头看着文件,耳边听见她有些微的动作后,便直接将注意力完全落在了她身上。
    董善善听见他的声音后,还以为是生病生出了幻觉,待睁开眼看了一会儿,确认真的是顾安南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
    “你……你怎么进来?”
    “你家佣人给我开的门,我用腿走进来的。”
    顾安南原本还以为这小丫头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后,会有些感动,谁成想她居然第一句话又是问这个,一时之间火气也有些上来,语气不算太好。
    但转念一想,她还在病中,自己就是再委屈再窝火,也不至于欺负个病号。
    于是顿了顿,他先扶着她起身,然后拿起旁边的水杯,递到她嘴边。
    “先喝点水,然后缓一缓吃点东西再吃药。”
    董善善现在有种大病过后的抽空感,整个身子都虚得很,不过思维倒是很清醒。
    她顺着他的动作抿了几口水进肚,嗓子舒服多了,眼皮微垂着,也不抬头看他,低声问:“我大哥叫你来的?”
    董善善敢肯定,沈慕彦绝对回来过,而且如果没有他的点头,顾安南也不会这么顺利的进到老宅,又这么安稳的坐在她的卧室。
    “他有个很着急的项目,要出差,我正好那时候在你们家门外,他就让我进来照顾你了。”
    董善善拽着被单的手紧了紧,还是没抬头。
    “你又来做什么?”
    顾安南简直要被这小丫头气吐血了,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下要发火的意思,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扔给她。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给你送这个。”
    董善善一怔,她生日?
    她怎么都不记得了?
    她靠在那里仔细回忆了下,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好像确实是自己的生日,她连忙找过手机,果然,微信短信收到一大堆。
    发来最多消息的是顾盼,她还打了几通电话给自己。
    【微信】顾盼:姐妹!我这边才结束工作,等我哦!晚上回北城陪你过生日!
    还有妈妈的祝福短信——
    【宝贝,生日快乐,妈妈在F国买了礼物给你,快递应该这几天就到了,注意查收。
    】
    至于其他的,她大哥给她转了笔很多位数的巨款,什么意思不言而喻,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些系统祝福短信。
    董善善的人际关系非常简单,年年如此。
    但今年,因为顾安南单方面的闯入,忽然让她的生日,有点不一样了。
    顾安南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见小丫头久久未开口,便找了个理会起身出去。
    “你先缓一缓,我先出去一趟。”
    董善善还没来得及回应什么,顾安南就走出了房间。
    她其实心里头是有些急的,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默了两秒,她的手不受控制的,打开了被顾安南扔在被子上的那个小礼盒。
    里面装着的,是一枚胸针,样式有些成熟老气,但上面的钻石,倒是很大气……
    董善善忽然想到了顾安南前些日子对她说过的话。
    他说:“我这个人呢,如果按严格意义来讲,应该算是从来没认真谈过恋爱的。
    以前很混,没有对待异性走心的时候,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追求别人。
    但在我印象里,追求女孩子都要送东西吧?
    那应该也是送的越贵,越能显示诚意?”
    董善善虽然不知道这胸针真正价格,但看着上面的钻石,绝对是“越贵”中的范畴。
    她拥着被子拿着盒子看了好一会儿,久久没回神。
    忽然,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汽车发动的声音,董善善怔了怔,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难道顾安南走了?
    她想也没想,掀开被子赤着脚就跑下了楼。
    可还没等跑到别墅门口,就忽然被人叫了住。
    “干什么去?”
    董善善一愣,回过头,便瞧见顾安南端着碗从厨房方向走了过来。
    他从头到脚看了她一圈,最后见她没穿鞋,眉头皱得很深。
    “不知道自己还生着病?”
    顾安南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拿着的碗放到客厅茶几,然后腾出手去取了双干净的拖鞋给她穿好。
    “下次再不穿鞋下楼,就把拖鞋缝你脚上。”
    他嘴上发着狠,但蹲下去时,手里的动作却异常温柔。
    做好这些后,他又将人牵到了客厅沙发上坐好,然后拿起刚刚放下的碗。
    “先喝点粥吧,生着病也不能吃别的,等病好了,你想吃什么,我买回来给你。”
    董善善看着递到自己嘴边的勺子,顿了下,抿了一口进去。
    待他在那边搅拌着粥碗时,她忽然开口问了句:“刚刚是谁走了?”
    “我的司机,公司那边急需我这份文件,我看好签了字就让他送回去了。”
    顾安南原本也没多想,可是后来再抬头,看见小丫头的表情后,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他漫不经心的勾唇一笑,“怎么?
    以为刚刚是我走了,所以才急匆匆的跑出来了?”
    董善善低头着,不说话。
    她视线这会儿落在了顾安南的手上,发现原本干净修长的手指,此刻多出了几道血迹。
    “怎么弄的?”
    她边说,边指了指他指间的伤口。
    顾安南有点尴尬,轻咳了两声,“没什么,刚刚煮粥的时候,切菜不小心划了两下。”
    他像是想证明不是自己笨,只是经验少才这样,又急急补充:“我可是第一次做,没搞到起火已经不错了。”
    董善善没再说什么,而是把碗接过来,低声回:“我自己来吧。”
    顾安南倒也没勉强,虽然他亲手喂她有点投喂小动物的愉悦感,可她不想的话,他也顺着她。
    董善善喝粥的时候,顾大少爷的嘴也没闲着。
    “我跟你说,我昨天又是熬了一个通宵,大晚上赶了飞机回来,今天到了北城就赶紧来找你了……”
    “我这又是喂药又是喂水,又给你煮了粥,你如果待会儿翻脸不认人,那可太没良心了啊。”
    “我也没别的要求,今天不是你生日吗,你就让我……”
    顾安南的话没说完,忽然就被董善善打断——
    “顾甜甜。”
    “……”顾安南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你再叫一遍。”
    “顾甜甜。”
    她看着他,又叫了一声他的小名。
    顾大少爷气得想暴走,“什么顾甜甜!不要以为我现在追你,你就能上房揭瓦了,这名儿根本……”
    话未说完,忽然又被她截住:“顾甜甜,顾甜甜。”
    “……”顾安南咬着牙根,“干什么!”
    “顾甜甜。”
    “……”
    “我们试试吧。”
    顾安南本已经准备好了教训她纠正她的话,这会儿忽然都卡在了喉咙里。
    “试什么?”
    董善善搅着碗里的粥,低垂的眸子里,有一丝狡意。
    “听不懂就算了。”
    “算什么算!不能算!”
    顾安南急得把粥碗抢过,“你给我说清楚!试什么!”
    董善善有些无奈,心想这位大少爷平日看着又精又明,怎么一到他们之间的事情上,就这么幼稚这么让人无奈呢。
    “你说呢?
    我们能试什么?”
    顾安南隔了大概十几秒后,才后知后觉的扬起唇。
    他向前倾了倾身,先握住董善善的手。
    “1。”
    接着,又直接向前凑近,抵住她的额头。
    二人近距离的四目相对,他直直的看着她,出声:“2。”
    片刻,微凉的唇轻覆上她的唇瓣,像是吻着最娇嫩的花一般,无比虔诚,无比珍视。
    “3。”
    薄唇离开后,他没有即刻起身,而是依旧抵着小丫头的额,在她面前轻声开口——
    “刚刚就是我们‘试试’的过程,你没反抗,不讨厌,就说明是喜欢。
    所以,不需要试试。
    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了。”
    ——
    那晚,月色温柔,风也温柔。
    有些情话,像是伴着夜色和风声,一同飘进了人心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