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成豪门大小姐后 > 130、番外10
    第130章
    楚凝生傅若年的时候,纪山姜进去陪着了,纪扬灵和傅家人以及纪长松等在外面。
    纪扬灵有些焦急,虽然知道现在生孩子已经并不危险了,但这样的疼痛,对每一个女人而言,也是一场折磨。
    他只愿楚凝没事,健健康康。
    纪长松在旁边急得说不出话,走来走去,纪扬灵只在旁边坐着,无声祷告。
    这几年过去,他和三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
    现在的他更加不喜形于色,沉稳了很多,有时候单通过表情,已经很难看出什么东西。
    他知道这些变化是为什么,有一个成语很是贴切——心如死灰。
    有时候纪扬灵觉得,人活着还不如死了。
    可他身上有责任,有纪家的责任,有卸不了的重担。
    以前,纪扬灵并不懂纪长松,但等自己到了这个地步之后,他渐渐发现,自己活得越来越像纪长松。
    那个过去他敬爱,后来痛恨的纪长松。
    他曾经不懂纪长松为什么当初那么爱杜婉,却还是听从老爷子的安排。
    但现在他知道了,那是因为纪家的教育,纪家继承人的责任。
    那些东西是刻入骨髓的东西,是自己会在下意识做出的决定,理智,但违背情感。
    当初要是他不曾下意识做出理智的决定,在和楚凝议婚的那天,他就不会只说出那样的话,而是应该立刻给出最好的承诺和最诚信的保证。
    如果那样的话……楚凝是不是就不会爱上纪山姜……
    会不会……他们也有可能?
    纪扬灵自嘲一声,他知道,终究是自己多想,过去的事情已经回不去了,错过的人就是永久的遗憾。
    这时候,医生将产房门打开。
    傅家人和纪长松赶紧涌上去,他也下意识站起来,跟了上去。
    他走到门口,正好听到纪山姜嫌弃的惊呼声。
    纪扬灵有些想笑,这傻子都不知道孩子生下来就是这么个样子吗?
    真是个傻子。
    他的视线看着纪山姜旁边的楚凝,对方满头大汗,脸色苍白,闻言瞪了纪山姜一眼。
    被瞪的纪山姜立刻心虚地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
    纪扬灵笑着笑着,又有些想哭。
    她愿意遭受这样的痛苦,早早就生下和纪山姜的孩子,可见她对纪山姜的感情。
    他们二人彼此相爱,眼里只有对方。
    纪扬灵想,纪山姜确实是最适合楚凝的男人,他自己虽然也爱楚凝,但他没办法保证自己眼里只有她、心里除了她什么也不想……
    他还有纪家的责任,这是从他成为继承人后就担负在他身上的东西。
    因为他已经长大,可以挑起担子,所以纪长松才可以放纵自己,在纪家没有继承人之前,纪长松哪怕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也得活下去。
    好好活下去。
    纪扬灵深深看了楚凝、纪山姜和他们的孩子一眼,随即转身,慢吞吞离开。
    他们这么幸福,他就算离开,也没人注意到吧。
    郑秘书拿着文件走到办公室门口,房门没关,那个外界称为“最想嫁的男人”正站在落地窗旁边,视线从窗户往下看,面无表情。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郑秘书年纪不小了,但面对这个年轻的老板,还是有些害怕。
    他抬手,轻轻敲了敲。
    纪扬灵回头,看向他:“拿过来吧。”
    郑秘书赶紧进去,将文件打开,纪扬灵仔细看了一遍,指着一个其中一条:“表述不清,再改改。”
    郑秘书看了一眼,立刻严肃地应下。
    等他改了回来,纪扬灵还是站在那个位置,他递给他,这次过了。
    纪扬灵签下名字之后,将手上的文件还给他。
    郑秘书接过,站在原地,没动,脸上的神情有些迟疑。
    纪扬灵皱眉:“有事?”
    郑秘书硬着头皮说:“刚刚纪二少打电话过来,说今天城南灯会,他给您买了门票,让您不要客气,去看看。”
    纪扬灵失笑,无奈地摇摇头。
    自从他过了三十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之后,施香瑜和纪山姜就“操碎了心”。
    施香瑜是作为长辈的担心,纪山姜则是担心他还惦记楚凝,想方设法想要他赶紧找到另一半。
    那男人……真是越活越幼稚。
    幼稚到让人羡慕。
    “不用管。”纪扬灵挥挥手。
    这意思就是说不去了,郑秘书点点头,准备出去。
    这不是第一次,所以纪扬灵拒绝,也不是第一次。
    “等等。”纪扬灵突然开口,“准备一下,我去看看。”
    郑秘书惊讶地睁大眼睛。
    灯会很热闹,来来往往人不少,而且这是夜晚,三两个男生结伴,或者三两个女生结伴。看着别人成双成对的时候,就会觉得孤单。
    纪扬灵走了一段路,拒绝了好几个姑娘的搭讪。
    他朝着僻静的地方走去,人工湖水泛着光,上面飘着一盏盏亮起的灯,岸边有人买了灯放进水里,逼着眼睛许愿。
    纪扬灵站在旁边,一个人站着,看着飘来飘去的一盏盏灯发呆。
    这样的夜晚真热闹,就站在这儿,就觉得心都跟着暖起来了。
    他突然想到几年前,那时候纪山姜还没醒,他也是难得出来走走,竟遇见了楚凝。
    那天他送给她南瓜马车,他知道上面那两人像极了她和纪山姜,可他还是送给她了。
    他总想让她的生活中,多一点他的痕迹。
    “哥哥——”旁边有些稚气的声音响起。
    纪扬灵低头,微微一愣。
    那是一个五六岁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手上提着一盏灯,正仰着头,睁着大眼睛看他。
    纪扬灵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蹲下:“我是叔叔,不是哥哥。”
    小女娃娃眨眨眼睛:“是哥哥,好看的是哥哥。”
    也就是说……不好看的是叔叔。
    纪扬灵失笑,觉得这小女娃娃真是可爱至极。
    “好吧,那就哥哥吧。”纪扬灵笑眯了眼睛,“那你叫哥哥干嘛呀?”
    小女娃娃看了看手上的灯,皱眉,有些纠结。
    但片刻,她抬头:“送给哥哥!”
    “为什么要送给我?”纪扬灵有些诧异。
    “我看哥哥一直看着湖上的灯,肯定是想要,我也是要了好久,我哥哥才买给我。”她瘪嘴。
    纪扬灵声音笑意更浓:“那你给我了,你不是没有了吗?”
    “哥哥好看,给哥哥。”女孩塞给他。
    纪扬灵忙伸手拿着灯,这时,一个男孩跑了过来,这男孩看起来不到二十。
    “胖墩儿,谁让你乱跑了!要是遇到人贩子,就把你拉去卖了!”男孩凶巴巴吼她,却是小心翼翼伸手,将她护在怀里。
    小女孩瞪他:“我不胖!”
    男孩撇嘴,不置可否。
    小女儿鼓着包子脸:“叔叔你真讨厌!”
    “我是你哥!”
    “叔叔!”
    两人争吵着,渐渐离开。
    纪扬灵嘴角的笑容浅了些,眼里带着羡慕。
    “哥哥——灯可以许愿!”小女孩儿突然扭头,对着纪扬灵喊道。
    纪扬灵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小娃娃来得突然,走得也快,但却给纪扬灵留了一盏灯。
    他看着两人离开的视线有些失神,半响,笑着摇摇头。
    人有时候寂寞久了,就会觉得一点温度也是温暖。
    他刚刚就觉得很是热闹,可这热闹不是属于他的,终究只是一段插曲。
    纪扬灵走到指定放灯的地方蹲下,在人潮中将灯点亮,放入湖水中。
    而后看着灯渐渐飘远。
    身边很热闹,成群结队的人说笑着,时不时夹杂着高声调笑的声音。
    纪扬灵却异常安宁,这些热闹不属于他,属于他的只有寂静。
    一个人的寂静。
    他也曾想着,或许有一天,他的生命中也还会出现一个女人,她会像是一团火,将他干枯的生命点燃。
    可爱上一个惊艳时光的人之后,又如何能抹去那清晰的痕迹?
    傅楚凝与他而言,就犹如他过去意气风发的年岁,那骄傲、张扬的纪家大少。
    那盏灯已经彻底飘远,藏在各式各样的花灯当中,找不到踪迹。
    纪扬灵嘴角渐渐露出笑容。
    时光不再,岁月难回。
    但那些抹不去的记忆还在,她不属于他,记忆属于他。
    ——扬灵。
    脑海中,那气质出众,眼下泪痣微动的丹凤眼姑娘,正笑着唤他。
    纪扬灵眉头舒展开,眼里浸满了笑意。
    终是满腔深情,未错付。
    时光,岁月,与她,都在记忆中。
    “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
    (完)
    作者有话要说:这本书就彻底再见啦!!!
    我们晋江再会。
    爸爸们反手赏兔崽一个五星好评呀!!
    下本书见!
    爱你们!!
    (评论发个爱心红包,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