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人妆 > 全文完
    全文完
    ==第八十四章太子妃==
    当看到殿前眉目凛然的玄武帝,杨嬷嬷腿一软,径直跪了下去。
    皇后寻声望去,就见玄武帝冷然的站在殿前,后面还跟着一群内侍。
    “陛下。”
    这是全听到了,皇后强压住心中汹涌的震惊,走至玄武帝面前,轻声道。
    玄武帝未应,良久才清凛出声,“想法子?
    皇后告诉朕混淆皇室血脉,该想个什么法子?”
    他一生英明伟略,唯独当年弱冠之时,被女子摆了一道,而他多年来捧在心尖的女子在得知他人混淆他的血脉的时候,竟然想着如何将这事给糊弄过去。
    “小姑姑她……”皇后哑口无言,这事她小姑姑确实做错了,可是孩子无辜。
    玄武帝却直接打断她的话,看着她的目光难掩失望,“宣容宰辅,内阁大学士,郑大将军还有御史入宫。”
    “皇后,你好之为之。”
    说完,玄武帝直接甩袖离去。
    她姑姑的孩子,她一开始便养在椒房殿,她的亲生孩儿,三岁就搬到王府,若非容家那小姑娘,只怕他的阿翊更为冷情吧。
    “你说本宫是不是做错了。”
    皇后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弯下身子,有几分迷茫,道。
    杨嬷嬷吸了口气,当年大小姐待她们姑娘确实极好,但是人心易变,她们娘娘对待皇上也确实是太心狠了。
    一轮明月高挂枝头,婉香阁中,郑婉晴正与容宰辅一边下棋,一边说着话。
    刚准备歇下的时候,门外传来“笃笃——”的声音。
    “何事?”
    当看到门外站着的长宁,容宰辅微微皱眉,问。
    “大人,陛下宣你入宫。”
    说完,长宁又小声对容宰辅开了口。
    容宰辅脸色微变。
    当容宰辅匆匆入宫之后,郑婉晴就遣人去打听宫中发生的事。
    谁料亥时,皇后身边的杨嬷嬷过来,对着郑婉晴道,“婉晴夫人,皇后娘娘宣你入宫。”
    见她一脸慌张,郑婉晴就蹙着道,“可知是发生了何事?”
    杨嬷嬷道,“婉晴夫人,老奴现在也一言难尽,你进宫后便知道了。”
    而打探的碧云刚好回来,对着郑婉晴小声道,“好像是太子并非陛下血脉。”
    郑婉晴手颤了一下,“杨嬷嬷稍等,容我换下衣裳。”
    而后,郑婉晴将容子霖叫到跟前,叮嘱,“子霖,这两日你看着些你妹妹,在我跟你父亲未回府之前,你们都不要出府。”
    东宫事变,一日肯定无法解决。
    若是东宫趁此机会谋反,那后果不堪设想。
    “母亲,您这是要去哪儿?”
    容子霖目光透着担忧,问。
    “母亲要进宫,你父亲可能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府中只有你们兄妹二人,但是你无需担心,暗卫皆在。
    明日陛下可能不会上朝,你就留在府中,母亲知道你喜欢七公主,待一切落定之后,母亲会请皇上为你跟七公主赐婚。”
    容子霖一怔,神色沉着的保证,“子霖知晓。”
    郑婉晴点了点头,随后匆忙离去。
    容子霖眉梢微皱,抬脚去了海棠园。
    —————————
    而子时过后,御书房大臣来来往往,皆是心惊胆战。
    懿慧皇后可是元后,怎么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椒房殿,更是灯火通明。
    郑婉晴听完沉默许久,“懿慧皇后怎会如此糊涂。”
    算计了帝王就罢了,竟然为了坐稳皇后之位,行此腌臜之事。
    “当年祖父说他对不起我,我还不知,可能那时祖父便知道了这件事。”
    皇后拉着郑婉晴的手,泪流满面。
    她的祖父,是当世鸿儒,但后来她姑姑入宫,她的祖父便辞世,恐怕也是在为她姑姑担心吧。
    “那人是谁?”
    郑婉晴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问。
    当年懿慧皇后名动京城,深得京中各家公子喜欢,但就不知,懿慧皇后是利用了何人。
    “是姑姑远方的一位表哥,他一直喜欢姑姑,当年祖父曾有意将姑姑许配给他。”
    “是那个寒门弟子南邵尘?”
    郑婉晴立即想起康定元年那件事,当年秦家为文臣之首,门下有很多门生,其中南邵尘既是秦家姻亲,而且是当时秦家家主最得意的门生。
    “是,但是姑姑当年薨逝之后,他便杳无音讯了。”
    郑婉晴恍然,恐怕当年是懿慧皇后想利用他,但后来懿慧皇后薨逝,这事便不了了之。
    “陛下可能会派人抓捕。”
    郑婉晴神色凝重。
    懿慧皇后入宫之前,便是帝王妃嫔,哪能这般就……何况还有了旁人的血脉。
    “婉晴,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皇后双手掩面,对着她道。
    郑婉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叹了口气,“其实我当年跟你说是陛下救的你,这事是真的。”
    “但是当日你对懿慧皇后心怀愧疚之情,所以不肯相信。”
    “而且林大将军他有一个女儿,在祁安王第一次出征之前便有了。”
    郑婉晴话落,殿内安静了许久。
    次日卯时,帝王罢了朝。
    整整一日,御书房朝臣进进出出,没个停歇。
    直至第三日子时,容宰辅来椒房殿接郑婉晴回府。
    后面还跟着神色沉着的玄武帝。
    郑婉晴欲言又止,容宰辅有些无奈,将她半搂半抱的牵了出去。
    帝王的事哪由得他们来管。
    临近宫门,云公公便开口笑道,“容大人,婉晴夫人,杂家就送你们到这里了。”
    不知帝后情形如何,云公公始终放不下心。
    “多谢公公。”
    云公公神情微松,随后赶忙回了椒房殿,只希望帝后因此离了心。
    而椒房殿,玄武帝死死的盯着皇后,良久闭了闭眼,“你们都退下。”
    看着帝王如含雷霆之怒的模样,杨嬷嬷上前规劝,“娘娘她?”
    “朕说退下。”
    玄武帝声音如淬了冰似的,皇后朝杨嬷嬷轻轻地摇了摇头。
    而帝王则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在皇宫待了三日,郑婉晴有些疲倦的靠在容宰辅肩上,抬眼看他,“如何了?”
    “圣上已经废黜了太子的爵位,幽禁长春宫,长乐公主废黜公主封号,国舅府愿意抚养,现在被领回了国舅府。”
    容宰辅声音微沉,道。
    郑婉晴点了点头,帝王还是有幼时少年的影子,“那祁安王呢?”
    “册封太子,入住东宫。”
    容宰辅微闭了闭眼,道。
    “那卿卿岂不是?”
    虽然早有猜测,但郑婉晴还是有几分恍然。
    “嗯,圣上已钦定卿卿为太子妃,将来也会是我朝皇后。”
    猜到姑娘心中担忧,容宰辅将她揽在怀里,轻轻地安抚,“卿卿背后有宰辅府跟将军府做依靠,定不会让祁安王欺负她。”
    郑婉晴靠在他怀中,既然选择嫁入皇家,那就会有这一日。
    “可是皇后娘娘她?”
    想到适才帝王的模样,郑婉晴担忧。
    “放心,陛下行事稳重,定不会因此事迁怒皇后娘娘。”
    容宰辅将她的肩扶住,定定看着她道。
    郑婉晴幼年便在皇宫长大,也知道玄武帝是个怎样的人,便笑,“那夫君,我们回去吧。”
    她先前一直以为帝王冷清,但帝王若真动情,那也将人疼到了骨子里。
    正在这时,马车恰好停在容宰辅门口。
    容宰辅便牵着她的手,二人一同向宫宰辅府庭前走去。
    —————————
    南康四年冬,东宫被废,幽禁长春宫。
    祁安王楚翊被立为储君,入住东宫,当日,容宰辅二姑娘容卿卿被立为太子妃。
    “恭喜姑娘成为太子妃。”
    看着那道圣旨,司琴跟茱萸皆是一笑,道。
    郑婉晴笑着走过来,道,“这个月月银翻倍。”
    “多谢夫人。”
    若说贤淑温婉,这京中就没有比她们夫人还要温婉的人了。
    郑婉晴眉眼微挑,笑道,“这下可算得偿所愿了?”
    “恭喜妹妹。”
    容子霖站起身,对着容卿卿笑道。
    容卿卿俏皮的眨了眨眼,手捏着圣旨,“谢谢子霖哥哥。”
    那模样,是高兴的。
    容宰辅负手看着这一幕,笑意温和,娇妻在侧,儿女乖巧,这一生,足矣。
    巳时,皇后身边的女官来到宰辅府,对容宰辅还有郑婉晴行礼之后,将锦盒递给容卿卿,“容二姑娘,这是娘娘送给你的。”
    “谢皇后娘娘。”
    容卿卿微怔,笑着接过。
    “那宫中?”
    “宫中一切都好,二姑娘切莫担忧。”
    小姑娘便放下心,皇后娘娘对她一直极好,她也不希望帝后因这事而离心。
    而后不久,东宫那边也送了礼。
    正殿,东宫。
    “殿下这回可是得偿所愿了?”
    秦昭眉间一挑,道。
    他可是听说今日一早,帝王将封太子妃的圣旨拟好之后,便请钦天监算好了时辰。
    楚翊神情难得现出愉悦之色,“嗯”了一声。
    “就不知什么时候能将婧瑶那丫头嫁出去。”
    秦昭忽然感叹一声,他这妹妹在京中也算出挑,怎么就没百家求呢。
    “若是无事,小国舅可带婧瑶郡主去文大学士府与文大学士论义。”
    秦昭若有所思,难不成是文大学士府有极其出众的好儿郎。
    “文大学士府大公子文如熙文武双全,婧瑶应该喜欢。”
    楚翊唇角微勾,道。
    上一世,婧瑶郡主嫁与文大学士府,一世圆满。
    其年,圣上赐婚容子霖与七公主。
    ————————
    南康五年冬,小姑娘及笄。
    其日,皑皑白雪,容宰辅府四处张灯结彩,热闹非常。
    寅时,郑婉晴袅袅婷婷的走进来,端着银盘的茱萸微福了下身,“夫人。”
    “嗯,姑娘可起了?”
    郑婉晴点头,轻声问道。
    茱萸点了点头,“司琴正在为姑娘梳妆。”
    郑婉晴温婉而笑,纤腰款款,走了过去。
    “娘亲。”
    小姑娘身着桃花曳地软烟罗,藕粉色流苏曼出腰际,模样娇俏可人。
    “嗯,娘亲帮你点妆。”
    郑婉晴看着,眼眶突然有些湿润,笑道。
    “小姑娘长大了。”
    从幼年时哭哭闹闹,跌跌撞撞的小姑娘到如今豆蔻年华,即将嫁为人妇,郑婉晴笑着开口。
    “圣上已给你跟阿翊定下了婚期,还有两个月。”
    “娘亲。”
    容卿卿依恋的靠在郑婉晴怀里,“我与阿翊哥哥青梅竹马,他肯定不会欺负我的。”
    郑婉晴摇了摇头,“虽然阿翊宠你,但他未来毕竟是帝王,你虽然是他的正妃,但……”
    那句“君臣”,郑婉晴怎么也说不出口,叹了口气,道,“罢了,若是阿翊欺负你,你就告诉娘亲,你爹爹跟你舅舅断然不会轻易就算了。”
    “他肯定不会欺负我的。”
    小姑娘杏眸微挑,如流光溢彩。
    郑婉晴点了点她眉间的朱砂,轻笑道,“嗯。”
    时辰一到,正堂外就传来——
    “太子殿下到。”
    “小国舅,婧瑶郡主到。”
    堂中文老夫人,云氏,容宰辅跟郑婉晴皆叩拜,“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免礼。”
    楚翊大步过去,微抬了下手。
    接着,楚翊的目光看向那娇美如花的小姑娘,眼眸略显深邃。
    迎着男人的目光,小姑娘娇怯的不敢抬头。
    随后,由文老夫人为小姑娘插笄。
    “容二姑娘是有福的,一梳到底,愿容二姑娘将来姻缘和睦。”
    郑大将军看着,十分欣慰。
    郑婉晴抿唇一笑,道,“这最后一笄,便由殿下来插吧。”
    楚翊颔首,两步上前,将那凤凰钗给小姑娘插上。
    “恭喜容二姑娘及笄。”
    “太子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楚翊暗自勾了下小姑娘的手,他的小姑娘终于要嫁给她了。
    小姑娘粉面桃花,柔若无辜的小手拧着手帕。
    “礼成。”
    于是容宰辅就带着一行人去了前院。
    婧瑶郡主最先跑过来,笑眯了眼,“恭喜容姐姐了。”
    “便宜这臭小子了。”
    郑萧吊儿郎当的摇头一叹,从当年初见这少年时,郑萧看他就不顺眼,但这少年从一开始就觊觎他的外甥女,着实可恨。
    “你少说两句,人家可是太子殿下。”
    郑萧就挑了挑眉,随后扬长离去。
    —————————
    人间三月,桃花怒放。
    楚翊迎娶小姑娘为正妃,十里红妆,艳煞旁人。
    成亲当晚,福禄娘娘笑道,“请太子殿下跟太子妃娘娘饮合卺酒。”
    小姑娘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手有些哆嗦,楚翊轻笑,“孤的太子妃,这是害羞了?”
    闻言,在场的几人都是一笑,“恭喜太子殿下跟太子妃娘娘大婚,白头到老,琴瑟和御。”
    楚翊轻咳一声,摆手让众人退下。
    晚间,楚翊将小姑娘放在拔步床上,动作轻柔的欺身而上。
    “阿翊哥哥,你为什么会待我这么好?”
    小姑娘抬眼看他,一脸娇怯。
    楚翊凤眸深邃的看着她,在她耳垂咬了下,“因为你本来就很好。”
    锦绣红烛,缱绻昏罗帐。
    二更天,搂着小姑娘歇下,楚翊勾了勾唇,沉着的眉目带有几分笑意。
    这一世,他终让小姑娘圆满,让她在最好的年岁中嫁给了他。
    新婚第二日,楚翊跟容卿卿入宫向帝后请安。
    看着二人的身影,玄武帝朗声大笑,“还不给太子殿下跟太子妃娘娘摆张椅子。”
    “谢父皇。”
    “嗯,看到你们二人新婚燕尔,朕很高兴。”
    玄武帝让人递了一块玉牌给容卿卿,笑道。
    其后,二人又牵着手去了椒房殿,看皇后的眉间洋溢着笑意,楚翊跟小姑娘就放下心来。
    而自玄武帝与皇后和好之后,后宫如同虚设。
    ***
    三日后,小姑娘跟楚翊回门。
    郑婉晴跟容宰辅都早早的在门前等候,庭前花开似锦,二人缱绻羡爱的模样羡煞旁人。
    容宰辅目光显得有些幽怨,而郑婉晴则心情忐忑,纤纤十指绞着手帕,虽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不知她女儿嫁过去可会受委屈。
    待东宫马车停下之后,容宰辅跟郑婉晴迎了上去,“老臣参见殿下。”
    “岳丈大人,岳母大人请起。”
    楚翊虚手微抬,道。
    看着粉面桃花,一脸娇怯的小姑娘,郑婉晴一颗心落了下来。
    “殿下里面请。”
    容宰辅抬手,温和笑道。
    些许,看二人在那下棋,郑婉晴就带着小姑娘去了婉香阁。
    “大婚当日,殿下可有弄疼你?”
    郑婉晴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小声问。
    小姑娘羞红着脸,紧拧着手帕,“没有。”
    “都成亲了,还这般害羞。”
    郑婉晴笑着摇了摇头,“那殿下对你可还好?”
    少年幼年之时就待她女儿极好,看她女儿这般模样,郑婉晴一颗心总算落下。
    恰好这时,树上的喜鹊清脆的叫着,似是在诉说着好事。
    而那姿仪惊艳,清贵雅然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影若那九天朗月般。
    看男人正往这边来,容卿卿杏眸弯弯,“他对我很好。”
    桃花灼灼,宜其室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