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高调宠婚 > 日常番2
    日常番2
    某天,温衡醒来,发现自家老婆不在家,只留下一条消息。
    让他在家里单独陪两个小恶魔。
    明烟为了让温衡知难而退,也算是下狠手了,直接让家里的保姆阿姨什么的全部都放假,只留下温衡他们父子三个。
    温衡与两个不到一岁的小娃儿大眼瞪小眼。
    两个娃儿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看温衡的眼神,也十分相似,唯独妹妹眼下那颗泪痣才能分清楚谁是哥哥,谁是妹妹。
    温衡与他们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几秒钟后,终于认命了。
    挠了挠有些乱的短发,乌黑的发丝从他指间穿过,本来因为起床而凌乱的短发,此时更乱了。
    他检查了一下兄妹两个有没有拉粑粑,发现尿不湿干干净净的之后,才洗手去给他们泡奶粉。
    等两个小家伙吃饱喝足后,温衡准备哄他们睡觉,自己也好抽个空办公。
    最起码不能出门,也远程指挥一下。
    却没想到,林特助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公司有个很重要的合同,需要他亲自去签订,已经与人商量好了时间,如果他不过去的话,恐怕会让对方觉得不重视。
    想到自己要养两个孩子,温衡觉得不能任性,毕竟奶粉钱还是很贵的。
    于是乎。
    他将视线放到两个瞪着圆溜溜眼睛的儿子身上,故作深沉的思考了几分钟,最后给他们两个一人穿上一件婴儿装,然后左手一只,右手一只,带上双胞胎专用婴儿车,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整齐,才往公司而去。
    公司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温衡已经有了孩子。
    他们大多数都以为他们温总已经成为离异老男人,而且还是被前妻带了绿帽子的那种。
    因此,当温衡带着两个孩子出现在公司的时候。
    整个公司员工,全都炸了。
    卧槽!!
    温总这是把谁家孩子带来了,还是两个!
    当温衡等电梯的时候,有人大着胆子问道:“温总,这两个孩子是您亲戚家的啊,长得真可爱。”
    温衡本来就打算顺便炫耀一下他家的两个龙凤胎,并没有将两个孩子的脸蒙的很严实,透过婴儿车薄薄的纱网,还是能清晰的看到两个孩子圆溜溜的大眼睛与已经长开的白嫩精致小脸蛋。
    温衡总算听到有人问了。
    俊美无双的脸上带着几分傲然:“什么亲戚家的,这我家的!”
    “我儿子跟闺女好看吧?”
    温衡目光落在他震惊的脸上,眯了眯眼眸:“你这么惊讶做什么,难道我不该有儿子闺女?”
    员工立刻摆手:“不不不,我只是震惊温总的两位儿女的颜值,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宝宝!”
    不远处的几个人听到这位员工的话,纷纷感叹,真是会说话。
    难怪能做到管理。
    温衡被他的话取悦了:“眼光不错,哪个部门的,年中奖翻倍。”
    员工一脸正色:“谢温总!!”
    “不过我还是要说句大实话,温总福气真好,有这么聪明灵动活泼可爱颜值又高的宝宝,而且还是龙凤胎,温总厉害!”
    其他员工:卧槽,马屁还能这么拍?
    ?
    温总如此英明神武,应该不会被这么明显的马屁给迷惑吧?
    ?
    很快他们发现自己真的是高估温总了。
    温总非但被迷惑了,而且还被迷惑的十分愉悦:“不错不错,我们公司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目光独到,敢说真话,林特助,记下他的名字,这个月工资翻倍!”
    林特助:“……”
    早知道这么容易升职加薪年中奖,他天天在温总耳边吹嘘这两个不到一岁的龙凤胎,毕竟这对龙凤胎虽然年纪小,但长得好啊,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夸的。
    林特助精神有些恍惚的跟在温衡身后,突然眼睛一亮。
    对啊。
    现在既然不能夸龙凤胎了,毕竟会有跟风的嫌疑,第一个夸赞是天才,他要是跟风的话就是蠢材了。
    但是他可以夸赞温太太啊!
    温总现在心里除了龙凤胎之外,最爱的就是温太太了。
    就在林特助思考的如何才能不做作的夸赞温太太的时候。
    温氏集团的员工群里炸了。
    【秘书部1:温总什么时候生的孩子,我这个秘书怎么都不知道!】
    【秘书部2:作为秘书,我也不知道。
    】
    【人事部1:@林特助,你这个温总身边的小妖精,是不是早就知道温总有孩子了?
    】
    只是大家无论怎么艾特林特助,他都没有出现。
    因为他要帮温总带孩子……
    好艰难。
    为什么他一个二十几岁名校毕业的精英,要做带孩子这种事情。
    他觉得自己可以去跟穆总那个易秘书探讨一下帮上司带孩子的经验了。
    林特助没有回复,完全不妨碍群里人的探讨。
    【市场部1:温总不是跟太太离婚了吗,这孩子难道是私生子?
    】
    【财务部3:瞎说什么,要是私生子,温总不藏得严严实实,还正大光明的带到公司里来,你以为温总傻啊。
    】
    【人事部2:难道温总娶了新太太?
    】
    【秘书部1:为什么不是温总跟前妻复合了?
    】
    身为秘书部的人,总是比其他人多了几分清醒,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最清楚,温总对温太太,可算是一往情深,之前听林特助提到过,温总请假好几个月,是去追老婆了。
    这追谁?
    除了之前出国的前任温太太之外,还能有谁?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林特助终于出来解密了。
    【林特助:孩子是温总与温太太的,来路正大光明,都散了吧。
    】
    【秘书部2:卧槽,你别走!温太太是我们知道的那个温太太吗?
    】
    【财务部2:对对对,林特助,不准走,说话不能说一半,小心我们群殴你。
    】
    林特助默默地看了眼两个婴儿车的娃儿,用手指扶额,无奈了好一会儿才回复。
    【林特助:是的。
    】
    【卧槽!!温总这样的男人,居然也吃回头草!!】
    这个群里又炸锅了。
    不过,温衡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全公司都知道他跟明烟复合了。
    等到下班的时候,温衡带着两个孩子出门口,路过的那些员工一个个的都恭喜他。
    温衡心情愉快的下班回家。
    本来以为下班回家就能看到自家老婆了,谁知……
    家里空荡荡的。
    温衡莫名的有种害怕的感觉,怕老婆不回来了,抛下他们父女父子三个。
    脑补出这些可怕的画面之后,温衡立刻给自家老婆打电话:“明烟,你怎么还不回来,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你不要孩子们也就算了,居然连老公都不要了!”
    温衡话里的委屈,简直要溢出来了。
    正在泡温泉的明烟点开免提,听着那边委屈扒拉的数落,十分淡定,语调从容:“继续。”
    温衡被她这种噎了一下:“我果然不是你最爱的男人了。”
    “你是不是外面有了别的狗。”
    “快回来吧,野花没有家花香。”
    “而且家里还有两个小果子。”
    这边,这边明烟听着温衡的话,差点呛到,却忍不住无声笑了笑,男人不要脸起来,可真是没有女人什么事儿。
    “闭嘴,孩子们怎么样了?”
    明烟其实也是第一次离开孩子们这么长时间,心里想念的很,只是不想在温衡面前表现出来,要是表现出来的话,指不定温衡怎么用两个孩子威胁她回去呢。
    这次,她就是想要给温衡一个厉害。
    他不是想要带孩子吗,还用孩子试图绑住她,那就让他好好感受一下,带孩子的乐趣。
    温衡听着自家老婆的话,心里酸溜溜的:“能吃能睡能喝,好的很,你不问问我吗?”
    他今天辛苦带孩子呢。
    老婆居然绝口不提他。
    明烟语调凉凉,没有什么情绪:“哦,辛苦你了。”
    温衡:“……”
    老婆这种问候,还不如不要。
    让他觉得自己跟个外人似的,哦,不对,就跟给她看孩子的保姆似的,甚至比保姆在她心中的位置还要低。
    最起码面对家里的保姆佣人,明烟都是微微笑着的。
    十分客气。
    面对他?
    ?
    明烟大概是听出了他的心情:“挂了吧,我过几天再回去。”
    “跟二嫂在外面玩呢。”
    “好好照顾孩子们。”
    “记得给我拍几张孩子们的照片发过来。”
    说真的,单单让温衡照顾,明烟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不过,此时听到他的话,却不由自主的放下心来。
    温衡还想说什么,就被自家老婆挂断电话。
    眼看着晚餐无望。
    温衡突然想到老婆说的,跟二嫂一起去,二嫂不就是……傅音笙吗?
    ?
    也就是说,淮哥现在也是一个人在家里带孩子?
    温衡一想到穆淮单独带孩子,突然乐了。
    总归他们家距离穆淮的别墅不远,温衡直接打包,拎上两个孩子直奔玉林公馆。
    鹿城的别墅区基本都在玉林公馆附近,这不是,才十分钟的时间,温衡就带着两个娃儿,敲响了穆家大门。
    当温衡看到一脸沉静,脸上还带着办公时才带的眼镜,西装亦是一丝不苟的男人给他开门时。
    愣住了。
    “你在家里带孩子,怎么还能这么整齐?
    ?”
    难道穆淮家里孩子都是保姆带?
    穆淮没想到温衡会过来,而且还推着婴儿车,略略挑眉,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话虽如此,却还是开门让他们先进来。
    家里两个糟心的儿子,穆淮对温衡家的小闺女十分有耐心,甚至还垂眸逗了她一会儿。
    “来蹭饭,我老婆被你老婆拐走了,我只能来投奔你了!”
    温衡说的理直气壮,眼睛却使劲儿往里面瞅:“你家老二刚出生没几个月吧,离开妈妈能行吗?”
    温衡家里几个比云朵儿大几个月,因着明烟奶量不多,所以不到一岁就断奶了。
    他没想到穆淮家这个更小,这么快就能离开母亲这么久。
    穆淮推了推脸上的镜框,语调坦然:“我家老二不喜欢母乳,喜欢奶粉。”
    温衡:“……”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不过温衡还是注意到穆淮身上这没有折痕的衬衣。
    穆淮看出了他的羡慕,薄唇微启,不疾不徐道:“羡慕?”
    目光落在温衡已经有了折痕的衬衣上。
    这是他刚才抱闺女哄的时候,被闺女抓的。
    虽然不显得狼狈,反而多了几分洒脱不羁的俊美,却也是带孩子的证明。
    穆淮这样衣冠楚楚的才不是正儿八经带孩子呢,他怀疑穆淮直接把孩子丢给保姆带了。
    穆淮缓缓一笑,语调漫不经心,但是!温衡却听出了他的得意。
    他说:“哦,我家老大可以带孩子,不需要我这个爸爸。”
    当温衡看到小小的月牙儿在哄弟弟睡觉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还能这样操作?
    ?
    穆淮看着他,思索几秒:“你想休息吗?”
    “要不让月牙儿帮你看一会儿,他很会看孩子的。”
    温衡看着月牙儿那小身板:“可以吗?”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月牙儿也才六七岁吧。
    穆淮意味深长的拍拍他的肩膀:“可以。”
    倒不是他奴役儿子,而是穆淮看到自家大儿子眼睛亮亮的看着那对龙凤胎,瞬间明白他的心思,这是想要跟他们玩的意思。
    于是乎。
    当傅音笙与明烟连夜赶回来后。
    发现两个男人坐在阳台喝酒喝得很愉快。
    而客厅里,月牙儿对着三个摇篮,哄得也非常得心应手。
    明烟与傅音笙对视一眼:“……”
    这跟想象中的不一样!
    说好的要让两个男人感受一下带孩子的艰难呢。
    怎么感觉艰难的成了月牙儿?
    他们两个倒是愉快的在闲聊!
    明烟与傅音笙齐声喊道。
    明烟:“温衡!你就是这么带孩子的!”
    傅音笙:“穆淮!我让你这么带孩子了吗!”
    穆淮与温衡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信息:完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