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可开交 > 全文完
    防盗比例70,时间72小时,感恩支持正版乔晚打量了她一眼,点头应了一声。
    “是。”
    “啊,我就说没认错。”女人随即笑起来,对乔晚道:“我们有多少年不见了?高中毕业后好像就没见过了。你去哪儿了?一直在A市吗?”
    女人喋喋不休地沉浸在了见到老同学的喜悦里,乔晚却有些懵,她现在的记忆很短暂,在短暂的记忆里,没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信息。
    “抱歉,我……”乔晚犹豫一下,后笑了笑道:“我高中毕业后出了一场车祸,关于以前的事情不太记得了,所以……”
    女人听了乔晚的话,眼神里闪过一丝震惊,失口道:“失忆了?”
    乔晚无奈一笑:“算是吧。”
    女人目光里多少有些不信,而看到乔晚的神情,也逐渐就信了。乔晚也理解,毕竟失忆这种狗血的事情,还只有在小说或者韩剧里才能看到。她没失忆以前,估计自己也不信这种狗血的桥段。
    “这样啊。”女人的表情很快就转变了过来,道:“怪不得你高中后就没消息了。哦,对了,我叫秦悦,以前跟你一个班的。”
    女人自我介绍完,乔晚又打量了她一下,隐约觉得她的名字和长相有些熟悉了。乔晚虽然失忆,但是关于以前的照片之类的还在,让她也不是对于以前的事情一抓瞎。
    “我好像有点印象。你当时拍毕业照的时候,在我身后。”乔晚想起来了。
    “对对。”秦悦笑起来。提到毕业照,秦悦道:“哦,对了,我们下周六在城南的度假村有同学聚会,你也一块来吧。”
    说着,秦悦从她的包里拿了张名片出来,热情地对乔晚道:“是我组织的,我一直没联系上你,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这次同学聚会大家基本上都来,你也一块来吧。”
    说着,秦悦道:“说不定对你恢复记忆也有帮助呢。”
    乔晚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名片是黑色的,四周镶了金边,很漂亮。秦悦的名字烫金,旁边写了她的职务,度假村经理。
    “这度假村是我男朋友开的,费用我全包了,你到时候人来就行了。”秦悦看到乔晚在看她的名片,贴心地解释了一下。
    “其实……”乔晚还想说什么,那边门外却传来了司机叫秦悦的声音。没等乔晚说,秦悦热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记得联系我,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秦悦背着包离开了琴行的大厅,留下了拿着名片的乔晚。
    秦悦一走,琴行大厅里几个老师已经围了过来,她们围着乔晚,分析起了秦悦。
    “乔晚,你同学很有钱啊。我看她背的包可是爱马仕的Kelly,热门色热门皮,配货就得十几万呢。”
    “那高跟鞋也很贵啊,还有衣服,香奈儿的套装,没十万下不来。对了,她来干嘛的?”
    “来给侄女开课的,据说要开我们琴行的精英课。”
    “啧,我们老板娘要开张了。”
    博朗琴行算是A市这个区商圈中游的一个琴行,琴行里开设的大部分都是基础班,一节课三百块。而精英课则是老板娘戴佳玲亲自上课,一节课一千块。因为琴行是中游琴行,却有上游琴行的课时费,一般这个精英课很少开张。琴行的老师们暗地里都说老板娘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话说回来,你们刚才聊啥了?”同事问道。
    “同学聚会。”乔晚简单道。
    “害,那我就懂了。”同事道,“一般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吹牛。看她混的不错,估计想通过同学聚会炫耀,然后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呢。光让一个同学看到她的成功可不行,得要全部的同学看到她的成功才行。”
    “你去吗?”旁边另外一个同事道。
    “我不去……”乔晚道。
    乔晚还没说完,楼上办公室里传来老板娘戴佳玲的声音。
    “乔老师,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戴佳玲的声音一响起,几个钢琴老师心知肚明地拍了拍乔晚的肩膀,道:“老板娘知道了,这下你不去也得去了。”
    乔晚:“……”
    -
    和几个老师分开后,乔晚去了老板娘办公室。博朗琴行是老板娘戴佳玲一手创办的,戴佳玲今年三十多岁,是个单亲妈妈。长相打扮颇有气质,很有精英感。有时候看着她,不像是个老板娘,更像是个女白领。
    乔晚敲门进去,叫了一声:“戴姐。”
    “嗯。”戴佳玲正在打水,应了一声后,回头看了一眼乔晚,笑道:“你坐啊。”
    “好。”乔晚坐下。戴佳玲把打好的水递给了她,乔晚诚惶诚恐地接了过来,“谢谢。”
    “你和秦小姐认识啊?”戴佳玲也算是个女强人,说话做事也是雷厉风行。
    “是的,高中同学。”乔晚如实回答。
    “你们刚才说什么了?我看聊得挺开心的。”戴佳玲笑着问。
    乔晚道:“聊同学聚会的事情,在城南的度假村。”
    戴佳玲问:“你去么?”
    乔晚抬头看了戴佳玲一眼,道:“可能没时间过去,我周末要上课,而且还有其他事情……”
    “我建议你去。”戴佳玲道。
    乔晚:“……”
    得,几个钢琴老师猜对了。
    乔晚没说话,戴佳玲笑着拍了拍乔晚的肩膀:“秦小姐刚才来我办公室了解了一下精英课程,她想给她的侄女办一年的课,一天一节。”
    一天一节就是一天一千,一年就是三十六万五千块钱。
    “但是她没有立马定下来,我想如果你和她走得近一点,能让她知道我们琴行的实力,这会对她的决定有一定的影响。”戴佳玲道。
    戴佳玲说完,乔晚道:“但是课不是我上的,我也不能代表琴行的实力……”
    “我会给你十个点的提成。”戴佳玲道。
    乔晚眼睫一动。
    戴佳玲观察到了她情绪的细微变化,笑着坐在了她的身边,笑道:“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一个女人支撑着一个家并不是那么容易,没有人比我们这样的女人更需要钱。”
    乔晚被成功说动了,沦陷进了金钱的漩涡里。
    不过不得不说,三万六千五百块钱的诱惑力对她确实很大。她失去了一个周末的课时费,但是得到了三个月的课时费,还是免费的。
    就参加个同学聚会而已,能怎么样?
    “好。”乔晚答应。
    -
    乔晚答应后,戴佳玲雷厉风行地让她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乔晚是博朗琴行的钢琴老师,她主要负责教授学生基础钢琴课程。博朗琴行不算大,上下两层,共十几个教室,每个钢琴老师有单独的小教室。说是小教室,更像是个小房间,里面仅能放下一架钢琴,一个琴凳,还有两把家长等候时要坐的椅子。
    乔晚刚回到自己的小教室,隔壁教室的欧蕙就敲门走了进来。
    “怎么样?决定去了?”欧蕙走进来,坐在了家长椅上,问了乔晚一句。
    欧蕙是那种很单薄的大家闺秀的长相,皮肤白皙,体型纤细,头发又黑又直,用个发夹别到耳后。她的性格和家世和她的气质长相一样,家境不错,性格柔软温和。欧蕙比乔晚来琴行时间要晚,因为两人教室相邻,又年龄相仿,她来时乔晚教了她很多,日子久了,两人也算是琴行里关系最亲密的朋友了。
    欧蕙开口说完,乔晚抬手用食指在眉心揉了揉,道:“老板娘说要给我十个点的课时费。”
    她一说完,欧蕙就随着她惊喜地笑了起来。
    “真的?”
    乔晚也很开心,道:“当然真的。等提成到了,请你吃饭。”
    欧蕙笑起来:“是要请一顿。”
    她说完后,笑容顿了顿,道:“不过这种同学聚会,跟鸿门宴差不多,刚才大厅里几个老师说的也没错,指不定是秦小姐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到时候免不了会踩你。”
    “这有什么,她本来也比我厉害。”乔晚对于这些根本不在意,她在意地是怎么能说服秦悦买琴行的精英课。
    “那你也不能太跌份。”欧蕙说着,打量了一眼乔晚道:“我新买了裙子,还有一个Dior的包包,到时候你全都拿去。”
    欧蕙和乔晚的身形差不多,她能穿的衣服她都能穿。虽说裙子和包和秦悦的都不是一个档次,但是也能避免其他同学在捧秦悦的时候一并踩乔晚。
    “不用吧……”乔晚笑着道。
    “我那天拿来,用不用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欧蕙道。
    虽说乔晚不在意,但欧蕙这一番是好意,乔晚听完,过去抱了她一下,接受道:“那我就谢谢我们家小欧啦~”
    欧蕙抬手回抱了她一下,两个女孩在教室里一起笑了起来。
    -
    欧蕙在乔晚的小教室待了一会儿后,乔晚有课,她就先回了自己的小教室。她下面的课还要半个小时才上,欧蕙坐在琴凳上练了会儿钢琴。
    琴声还未落下,欧蕙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过来一看,看到来电显示,欧蕙眼角溢出了一些笑。
    “喂,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欧蕙道。
    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的笑声,道:“我怎么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下班没有?”
    眼角的笑意加深,欧蕙抬眼看了看钢琴,道:“没有。怎么了?”
    “没怎么,想今晚请你吃顿饭。”男人道。
    欧蕙眼睛里的光跳了跳,她双唇微动,压抑着喉间的笑,低头道:“无功不受禄,怎么想着请我吃饭?”
    “害,什么也瞒不过我们家小欧。”男人也没啰嗦,笑道:“上次我去找你,你隔壁教室的老师叫乔晚对吗?你带着她一块来吧,我想认识认识。”
    欧蕙的手指按在琴键上,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响。
    刺耳的琴音穿过,男人问道:“卧槽,这什么声音,怎么了?”
    欧蕙眼神淡淡地看着琴键,把手指收了回来。
    “没事。”
    “行,吓死哥哥了。”男人笑,随后继续说正事儿,“哎,行不行?你要帮我约出来,哥给你买个包好不好?”
    “她没时间。”欧蕙道。
    “怎么没时间?”男人奇怪地问。
    隔壁教室传来钢琴平缓的声音,欧蕙声音平静,道。
    “她要下班回家陪她的儿子。”
    电话那边,男人一下沉默了。
    -
    乔晚提前把琴行的课上完了,上完以后,她离开琴行去了A市最高端的一家露台餐厅SHO。
    SHO位于A市市中心,坐落于A市最高的大厦之上,毗邻城江,与灯火通明的A市金融中心隔江相望。这里寸土寸金,按理说乔晚是没资格来消费的。
    当然,她也确实不是来消费的,她是来顶替她的好闺蜜郝佳佳来餐厅演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