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穿成洋娃娃之后 > 第108夜
    高航再一次见到郁知秋,是在初三开学之后,冷清的少年背着书包走进教室。
    “郁知……”高航还没说完,少年已经越过他的身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你之前怎么自己走掉了,在扣扣上找你也没回,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然而,少年根本没理会他。
    高航看着他冷漠的样子,忍不住拍了拍他的桌面道:“我在跟你说话呢。”
    他这么大的动静,让教室里的其他同学吓一大跳,只有淡漠的少年无动于衷,他直接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走出教室。
    高航心里也火大,他之前真的很担心他,结果对方突然走掉直接失踪两个月。
    要不是有同学告诉他,在一次晚宴上看到郁知秋出席,知道他没事,他都要去郁家找他了,结果少年就是这种态度。
    分班结果出来了,一班基本上都没有变动,除了三个考不好的被挤去二班。
    高航本来觉得挺高兴的,但郁知秋不跟他说话,他也故意不找他说话了。
    就这样,开学过去了一周。
    这天郁知秋走进教室,发现高航的座位上没人,老师说他家里有事请假了,而接下来的三天,高航都没有来上课,直到后来,郁知秋无意间听到同学们窃窃私语。
    “高哥怎么还不来学校。”
    “是啊,咱们现在可是初三啊。”
    “不会吧,你们都不知道吗?”另一个男生说,“据说高哥家里出大事了,他爸公司的好几个大项目投资商集体撤资,现在估计家里急疯了把,哪还有心思来上课。”
    “真的假的,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听说啊……”男生让他们凑近些,“他们家得罪了某个人物。”
    “什么人物,这么厉害。”
    “你问我,我哪知道。”
    郁知秋听完这些话默默走开了。
    当天晚上,他就去了父亲书房。
    中年男人跟这个儿子,向来只有功课上的交流,没想到他会主动找自己,尤其是经过之前的事情,他们的交流更少了。
    这个暑假有半个月时间,郁知秋是在病床上度过的,出国学习的事情取消了。
    “说吧,什么事。”
    少年放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指甲嵌入掌心里,“你是不是对高航家动手了。”
    中年男人挑眉,“是。”
    他直接承认了,因为他不认为这件事情,能够瞒住这个聪明的儿子。
    “为什么。”郁知秋质问道。
    “为什么?”中年男人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少年,“你是我最大的心血,我不容许有任何差错,这次就当是给你的小教训。”
    郁知秋向来知道,自己是父亲一直以来的心血,即使是他自己,也不容许破坏。
    所以,那天父亲真的非常生气。
    郁知秋抿唇,沉默了好一阵子。
    “马上停手,让所有的一切回到之前,不要再伤害别人,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你在威胁我?”中年男人眯眼。
    “我只有这一个条件,不然我亲手把自己毁了。”少年轻描淡写说道,狭长眼眸中写满了决绝,“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从来都是中年男人施法号令,他很不喜欢被威胁,但是今天他不敢打赌,因为少年这样的眼神,有种玉石俱焚的狠厉。
    不等他回答,郁知秋转身离开书房。
    第二天,高航重新来上学了。
    郁知秋听见他跟其他同学说,前几天家里的事情解决了,投资商那边收回之前的决定,而且对于项目还会加大投资。
    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明明前几天马上要倒闭的公司,转眼间就化险为夷。
    高航跟哥们聊完,目光投向郁知秋这边,朝他走过来,“我家没事了。”
    少年平淡地“嗯”了一声。
    “你怎么不问问我,这几天我家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关心我吗?”
    这回,郁知秋直接沉默了。
    高航气冲冲地走了,因为他这几天真的很难过,心里把郁知秋当朋友,才希望得到他的关心,结果人家根本就不在意。
    高航决定冷落少年一段时间。
    结果第二天,换成郁知秋没来上课。
    难道他家也遭受撤资了?想想都觉得不可能,郁家比他家厉害多了,顶多是郁家让别人家遭殃,那还能轮到郁家出事。
    难不成,是少年生病了?
    高航心里是担心他的,只是心里怪别扭的,拉不下脸来找老师了解情况。
    反正,郁家不会让他出事的。
    但是又等了几天,都没等到郁知秋回来,只等来一个消息——郁知秋转学了。
    那个少年,一声不响地走了。
    “老师,你说什么……”高航不敢置信地看着班主任,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郁知秋同学转学了。”
    “不,你一定是在骗我……”
    班主任叹气道:“老师知道你们平时很要好,他上学期也帮了你很多,失去这样一个聪明的学生,老师心里也很不舍。”
    “不可能,他怎么会走,这怎么可能,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班主任没拦住,高航直接跑了出去。
    ……
    郁知秋正在房间里写作业,但是写着写着,听见别墅外传来嘈杂的吵闹声,起身走到窗户旁,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高航。
    高航不知道郁知秋转去哪里,直接找到他家来了,在门口碰见少年的母亲。
    “伯母,您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转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您让我见见他吧。”
    女人脸色很难看,让人拦住不让他靠近,“还有什么理由,学校氛围不好。”
    “不好个屁,我们可是重点初中。”
    女人脸上顿时变得五颜六色,她所受的教育里,从来没有过这种粗俗话。
    果然,那孩子转校是对的。
    “总之,你别再来找他了。”
    女人让保镖把少年赶走,他剧烈地反抗起来,还冲着别墅里大喊,“郁知秋你个懦夫,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转走都不跟我说一声,到底有什么苦衷你告诉我啊。”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
    高航绝望了,以为郁知秋不在家。
    但是很快,冷清的少年从别墅里走出来,看到那熟悉的身影,高航眼前一亮。
    郁知秋抬眸,看见母亲脸色并不好。
    对于这个母亲,他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麻木的心脏早就没有感觉了。
    “郁知秋,你总算肯出来见我了。”高航看见他,脸上顿时露出明朗的笑容。
    只是很快这笑容就灭了。
    “你走吧,别再来找我了。”
    “为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吗?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高航怒吼挣扎着,却被保镖紧紧控制住,根本不给他靠近少年。
    朋友,这是郁知秋曾经陌生的事物。
    是高航教会了他,让他知道朋友是什么样的,原来自己这种人也能有朋友。
    但是现在……
    他冷冷地睥睨着少年,眼神没有一丝温度,“我们不是朋友,从来都不是。”
    “郁知秋,你到底怎么回事,放开我,你们快放开我,我要跟他说清楚……”
    郁知秋转身,留给高航一个背影。
    郁知秋直接上楼回到房间,而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他的心上,似乎也有一扇门彻底关上了,永远都不会再打开。
    之后的几天,高航每天都会过来找郁知秋,可是少年再也没有出来见他。
    再后来,女人告诉他,少年早就已经不在这里了,他再来一万次都没有用。
    在那之后很多年,高航再也没见过郁知秋。
    直到很久之后,高航才知道郁知秋转到哪里,国外一所顶流贵族中学,那所中学招收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的天才学生,不是天才有钱都进不去。
    那样的学校,才是最适合郁知秋的。
    而高航读高中的时候,家里的公司迁到海市,他后来也顺利考上了211的海市大学。
    在许多次同学聚会中,他曾经设想过会不会跟郁知秋重逢,可惜每次对方都没有来。
    他们说,根本联系不上郁知秋。
    直到高航继承家业后,在一次合作会议上见到那个男人,那道曾经熟悉的身影,他想要走过去,想要像以前那样跟他称兄道弟,可是对方冰冷的眼神,让他退缩了。
    那样的眼神,陌生森冷得让人害怕。
    眼前的男人早就不再是以前的少年,而且听说,他已经在国外结婚生子。
    很多事情,很多人,都跟年少时候不一样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郁知秋。
    原来再次相见,他们已经是陌生人。
    从今往后,在人生道路上分道扬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