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 医锦还香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劝解
    南蛮皇宫之中,南蛮皇后在宫中哭的已经晕过去两次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场战事,她那个向来听话懂事还有能力的儿子,居然会受牵连!
    当初这场战事她的儿可是极力反对的,皇上和那些个大臣不但没听,在败仗之后居然还要把她唯一的嫡子送到敌国去当质子?
    质子啊!
    她的儿子就算如今高高在上贵为太子,但是一旦送到晋朝去为质子之后,只怕永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把太子之位取而代之,而他的儿就会在晋朝受尽委屈,说不定有些人不想让他回来,会多派杀手去刺杀啊!
    南蛮皇帝的心情自然也不好,太子虽为嫡子,从小就被皇后宠爱着长大,但是长子从小就聪明,自从被封为太子之后也为他处理了很多政事,他是很肯定自己这个嫡子的能力的,也一直有心要培养自己的嫡子为下一任皇帝,可是这罗丞相去一趟蒙城回来,就说只怕弄一个假太子过去是糊弄不了那个将军。
    如此,为了避免这一场战事,就必须把太子送到晋朝去当质子。
    南蛮皇帝此时觉得屈辱又愤恨,却又无可奈何。
    听到皇后的哭声更是心烦,他甩袖看着躺在软塌上的皇后,斥声道,“你只知道哭,你哭有什么用!你哭了,那煜桦就不用去晋朝为质子了吗?”
    皇后闻言哭的更厉害了,刚从东宫赶过来的南宫煜桦听到皇帝这句话,又看到皇后的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掩去眼底的哀切,微微抬起头,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走了进去。
    皇后先看到南宫煜桦的身影,她慌忙坐起来,朝着南宫煜桦抬手,“皇儿。”
    南宫煜桦走过去跪在两人面前,微微笑道,“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
    皇帝看着南宫煜桦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愧疚,主动伸手扶着南宫煜桦站起来,叹气道,“父皇也是没办法。”
    南宫煜桦笑着颔首,“如果儿臣为质就可以避免接下来的战事,不让南蛮生灵涂炭的话,那儿臣愿意去晋朝为质,父皇不必担心儿臣。”
    “可是当初你明明反对这场战事的!”皇后哭的眼眶通红,她怨恨的看着皇帝,怒声道,“有些人极力鼓动皇上您发起这场战事,却一点事都没有!”
    皇帝眉头紧紧地皱起来,他自然知道皇后说的是哪些人,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让太子过去为质的。
    见皇帝的神色变了,南宫煜桦赶紧拉住皇后的手,对着皇后劝道,“母后,此时说孰对孰错已经晚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要赶紧结束这张结局明显的战事。”
    皇帝闻言,看着南宫煜桦的目光又多了几分不舍,他上前拍了拍南宫煜桦的肩膀,沉着语气承诺道,“你放心好了,朕一定会早日接你回来的。”
    南宫煜桦笑着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皇帝不欲多留,看了皇后一眼,又拍了拍南宫煜桦的手,“那就在临走之前好好陪你母后说说话,父皇就不打扰你们母子二人了。”
    南宫煜桦颔首,躬身对皇帝道,“儿臣晚些去拜别父皇。”
    皇帝往外走的脚步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回头看一眼,快步离开了皇后的宫殿。
    直到皇帝的身影不加了,南宫煜桦才挥退了宫中伺候的宫女和嬷嬷,在皇后身边坐下,扶着皇后躺回去,又给皇后拉了拉被子,这才看着皇后的脸,低声嘱咐道,“母后将来可不能随意惹父皇生气了。”
    皇后如今年过四十,但是一直保养得当,眼角之间还没什么皱纹,加之皇后本身容貌也漂亮,就这样静静的躺着,面色苍白苍白的,看上去还有那么一些我见犹怜,如果不是方才她一直在抱怨皇帝的话,皇帝怕是也对多生出一些心疼之意的。
    听自己儿子这么说,皇后心中闪过一丝不解,她看着南宫煜桦,不解的问,“我只是这样抱怨,就是在惹他生气吗?”说着眼泪又从眼角滚落出来,她看着南宫煜桦,泣声道,“难道本宫说错了吗?你被送到晋朝为质子,难道不是别人...”
    “母后。”南宫煜桦皱着眉头打断皇后的话,沉声道,“就算是别人的错,晋朝要的人也是儿臣,不是别人。”
    “所以这才是你的无妄之灾啊!”皇后哭喊道。
    “不是。”南宫煜桦握住皇后的手,沉声道,“儿臣当初没有能力制止住这场错误,那就是儿臣的错。”
    “这不是你的错。”
    “母后!”南宫煜桦沉声打断皇后的话,眼里闪过一丝肃穆之意,语气也低沉了不少。
    皇后被他这样一喊,吓了一跳,她张了张嘴要说话,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能静静地看着南宫煜桦,“嗯?”
    “母后,如果你不想将来被父皇厌弃,那今日你说的那些话,你就不能再说了。”越是在这种时候南宫煜桦越发的冷静,他静静地看着皇后,沉声道,“儿臣离开南蛮,如果您还想保住儿臣的太子之位,那您就越要宽容大度,为父皇着想。”
    皇后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南宫煜桦握住她的手微微紧了紧,沉声道,“就算儿臣将来不能回来了,您也还可以再有一个嫡子,您懂了吗?”
    皇后愣了愣,她张了张嘴,南宫煜桦抿嘴道,“不管是您的,还是从别处抱来的,都可以,您不能让父皇把他的看重分给别人。”
    皇后眼睛瞬间瞪大,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好半晌了才点头道,“你放心,母后绝对不会让你的太子之位,落入他人之手。”
    南宫煜桦笑着颔首,“母后您不能在伤心了,明日儿臣离开之时,您一定要道御街之上送儿臣离开。”
    “好。”
    南宫煜桦又留下来嘱咐了很多以往他不曾和皇后说过的话,大概在一个时辰之后他离开了,他离开之后,整整两日没有用饭的皇后,主动让御厨房传膳。
    贴身伺候皇后的嬷嬷看着皇后努力用膳的样子,泪眼婆娑的劝道,“娘娘,您吃不下就别吃了,小心伤着身子。”
    皇后摇头,“本宫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