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 神医带着空间来现代串门儿了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拱白菜
    顾其择闻言便站了起来,对着南仲康深行一礼,说道:“南谷主,晚辈知道,若是论身份地位,我与木槿相差甚远,就是论武功内力,我也不及木槿,但是,晚辈发誓,这一生一世晚辈只爱南木槿一人,不论遇到任何情况,晚辈都会拼尽全力护木槿周全,还望南谷主能成全晚辈一片爱慕之心。”
    南仲康笑了笑:“顾公子,漂亮话谁都会说,我南仲康就只这么一个女儿,为她择婿,自是要慎重的。”
    “晚辈明白南谷主一片爱女之心。”顾其择点头应道。
    “所以……”南仲康笑了笑,对顾其择说道:“你所求之事,我暂时还不能答应你。”
    南木槿在一旁听到,就有些着急了,之前因为时空的阻隔,她不敢回应,可现在,她是却是认定了顾其择的。
    “爹,顾其择他救过我的命的。”南木槿一着急,便脱口而出:“要不然,我不定要伤成什么样儿呢。”
    “什么!”文柔一听就急了:“槿儿,你怎么没跟娘说过?你可伤到哪儿了?”
    “娘,我没事儿,倒是顾其择为了护着我,伤得很重,就是经脉都伤到了,好几个月了,到如今都没好利落呢。”南木槿见吓到文柔了,忙说道。
    南仲康听了,便站了起来,走到顾其择跟前,抓住他的右手腕便把起脉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顾公子这伤,当初一定伤得很重。”
    几个月了,到现在经脉都还有些滞固,可想而知当时伤得有多严重。
    “已经没事儿了。”顾其择忙笑道:“木槿的医术很好,我如今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南仲康点了点头:“多谢顾公子对槿儿的舍命相救。”
    说完,便转头瞪了南木槿一眼:“这么大的事儿,回来居然不跟爹娘说,你这翅膀真是长硬了。”
    南木槿缩了缩脖子:“不是已经过去了嘛。”
    要不是刚才一时着急,她才不会说出来,没的让爹娘担心。
    “还不赶紧说说,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南仲康肃着脸说道。
    文柔也轻柔的对南木槿说道:“槿儿,你们当时遇到了什么危险?你师父没有与你们在一起?”
    南木槿抿了抿嘴,说道:“师父当时不在,我们当时遇到一个武林败类,想要除掉他,结果,那个武林败类眼看着打不过我,就自爆了,是顾其择扑上来护住了我,他也因此伤得很重。”
    “这种人真是可怕。”虽然南木槿寥寥几句,但文柔已经听得胆战心惊,抓着南木槿的手就不由得抖了抖。
    “娘,没事儿,槿儿如今不是好好的?”南木槿忙说道。
    南仲康听了南木槿的话,皱了皱眉,说道:“看来,回头我要找一下墨家的人,帮你打一副软甲才好。”
    “墨家?”南木槿闻言问道:“爹,是不是你之前给我打造匕首的那家?”
    “正是。”南仲康点了点头。
    南木槿眼睛一亮,忙说道:“爹,既是要打造软甲,便多打造几副,可好?”
    南仲康哪里不知道南木槿的意思,便笑了笑,虚点了她几下:“好,你说的事情,什么时候爹没答应过?”
    “谢谢爹。”南木槿靠在文柔的肩头,笑嘻嘻的对南仲康说道。
    文柔笑眯眯的抚了抚南木槿的头发。
    南仲康便看着顾其择,抚了抚胡子:“你这小子倒是好命,入了我家槿儿的眼,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今日不过刚刚与你相识,要不要答应你的请求,就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
    南仲康只觉得心里有些酸溜溜的,自家的好白菜到底被拱了啊!
    顾其择知道南仲康这是松了一些口了,便忙拱拳说道:“南谷主,晚辈愿意接受考验,不论如何,晚辈这辈子都认准木槿了。”
    “嗯,那就看你的表现了。”南仲康对顾其择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说罢又正色说道:“说到对敌,你们下次可要再警醒些,若是发现不对,赶紧后撤,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南木槿和顾其择都忙点头应了。
    南木槿又说道:“爹,您放心吧,槿儿长记性了,下次再碰到这样的劲敌,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扔冰泪就是了。”
    说到冰泪,南仲康便笑了笑说道:“你这冰泪,我还没有跟你千鹤伯伯说起过,他若是知道了,只怕见猎心喜,要抓着你跟你探究新的毒药了。”
    “那爹您可千万别跟千鹤伯伯说药是我做的啊。”南木槿忙摆了摆手,说道:“我还是更喜欢医术一些,毒药有一两种,够用就好了。”
    南仲康便笑着点了点头。
    说起唐门来,南木槿又想起昨日从那些人嘴里审出来的话,于是便说道:“爹,关于杨家家变的事情,你可知道了?”
    南仲康点头道:“如今江湖中都传遍了,这杨天墨暗中用计杀了杨天罡,夺了杨家的家主之位,不少江湖中人对此都很是不齿。”
    “何止。”南木槿眯了眯眼睛说道:“我昨日抓了那些人的领头人,从他嘴里问出了一些事情来,据他说,那杨天墨的身后还有个主子,正是那个主子帮着杨天墨用计夺了家主之位。”
    “此事当真?”南仲康听了一惊,皱了皱眉思索了一番,说道:“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杨天墨背后之人,只怕并不仅仅只是帮助杨天墨夺取家主之位这么简单,必然还另有所图。”
    “嗯。”南木槿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且,昨日追杀申平和豆香的那些人,都吃了龟息丸,那领头的承认,那些龟息丸正是杨天墨背后的主子,让人给杨天墨的,我想着,这龟息丸出自唐家,只怕唐家也有人与那个所谓的主子有所牵连。”
    “那个什么主子与唐家也有所牵连?”南仲康忙问道。
    南木槿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
    听到南木槿如此说,南仲康眯着眼睛想了想,才说道:“若是如此说,那我想,我应该知道唐家那个勾结外人的人,是谁了。”
    “是谁?”南木槿忙问道。
    “唐千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