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 > 早安,岳律师! > 第298章 不是我
    “这个肖谨睿虽然有作案动机,不过看他年纪轻轻,应该没这个胆量吧?”林川说道。
    “而且凶手为什么要把死者的脸打烂?”林川问。
    “为了不让我们那么快查到身份,拖延办案时间呗!”郑斌收拾资料,“而且他不是肖谨睿的亲生父亲,用DNA也查不出来。”
    “再去一趟医院!”
    两人上了车,林川又说道,“会不会是肖谨睿的亲生父亲?”
    “他那么有钱有势的人被这样一个人敲诈,心里肯定不舒服。”
    “而且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提五十万现金给死者,这不明摆着让他露财吗?”
    郑斌挑了一下眉,“现在不就是要去查吗,这个靳斯年也得去找一趟。”
    “不过刚才肖谨睿不是说了,他父亲和他在一起,恐怕他也有不在场证明!”
    “他们俩都有嫌疑能互相证明吗?”
    郑斌斜他一眼,“你别忘了还有他母亲,还有医生护士,还要把医院所有的监控都查一遍。”
    “是!”林川点头。
    肖谨睿回了医院,宋明月紧张地问,“怎么样?”
    肖谨睿摇头,“脸都被打烂了,看不出来,不过看衣服倒像是那个人昨天穿的。”
    宋明月捂上嘴,“不会真是他吧?”
    不过马上又幸灾乐祸起来,“他就是活该,谁让他那么贪心?”
    “五十万啊,你爸都没给过你那么多钱,他凭什么拿走?”
    “以前还骗了我二十万,他这就是报应。再多钱没命花有什么用?”
    说完自己愣了一下,这说的不也是自己吗,认回了靳斯年,自己也快死了,他给再多钱也没命花了。
    不过还好自己还有儿子,以后谨睿能过上好日子自己就是死也瞑目了。
    “你说,会不会是你爸做的?”宋明月压低声音。
    肖谨睿捂住她的嘴,看了看边上,“妈,你可别乱说!”
    虽然肖谨睿也这样想,可不敢说出来。
    “我知道,我就说瞎猜。”宋明月点头,“不过别看你爸长得斯斯文文,年轻的时候也挺狠的,不知道现在……”
    “反正妈你不知道的就别乱说,你都说不知道就行。”肖谨睿说道。
    宋明月点头,“我明白,我不会给你爸添乱的。”
    过了没多久,郑斌和林川又来了,这次是找宋明月了解情况。
    她就是一问三不知,她得了绝症他们也不敢怎么追问。
    医院的医生护士也能证明肖谨睿和靳斯年昨晚都在。
    查看监控出入的时间和他们说的基本一致。
    “师父,接下来怎么办?去找靳斯年吗?”林川问。
    郑斌点头,“去他家找他。他现在基本不管事,在家的可能性最大。”
    两人来到靳宅,吴管家接待了两人。
    “二位稍等,我去请我们董事长下来!”吴管家说道。
    “麻烦了!”郑斌点头。
    林川悄悄打量屋内,低声说道,“师父,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么有钱的人家里,你看他家这客厅,比我家整套房子都大!”
    郑斌失笑,“能不能有点出息?”
    过了一会儿靳斯年从楼上下来,双方握手,郑斌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直接进入正题。
    “靳先生,这个人您认识吗?”郑斌拿出肖建国的遗照。
    靳斯年瞟了一眼,皱起眉头,“这样怎么认得出来?”
    “如果没猜错这人应该是肖谨睿的继父,您昨天和他打过交道吧?”郑斌问。
    “这是肖建国?”靳斯年一脸吃惊,“他死了?”
    随后啧一声,“昨天刚给了他五十万今天就死了?真是命不好!”
    林川做记录的手一顿,这明显嘲讽的语气,说他不是凶手都没人信。
    可惜没证据。
    “靳先生,昨天您给的钱是不是都是现金?这年代很少人会给这么一大笔钱现金。”郑斌说道。
    靳斯年轻笑一声,“是他自己要的现金,我本来说转账给他,他嫌麻烦,可能拿现金心里更踏实?穷人的心理我可不懂。”
    林川想翻白眼,真会显摆。
    “我说现金不安全,他不听我的,我也没办法!”靳斯年摊摊手。
    郑斌他那幸灾乐祸的样子,又问,“靳先生能具体说说昨天的事吗?”
    靳斯年便把肖谨睿打人被派出所抓去,宋明月打电话给自己,然后自己去找肖建国谈判的事都说了一遍。
    “他明摆着是敲诈勒索,靳先生就心甘情愿?”林川插了一句。
    靳斯年笑,“五十万算什么?我家最便宜的汽车都不只五十万!”
    林川握笔的手一顿,就是这么气人。
    人比人气死人。
    郑斌又问了一下靳斯年昨晚的九点到十一点在哪里。
    他的回答自然和肖谨睿一样。
    两人也没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离开了靳家。
    “师父,就算他有不在场证明,也不能说明就不是他杀的,他这样的人还需要自己动手吗?”林川说道。
    “我会不知道?证据呢?谁杀的?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搞清楚!”郑斌瞟他一眼。
    林川抿嘴,这案子看起来简单,可如果是买凶杀人,是最难查的。
    “对了,那个肖建国,这么多年没出现,怎么肖谨睿一认亲生父亲他就来了,谁告诉他的?”
    “我就不信他会一直关注一个几十年没见过面的继子?他一有钱他就出现了,这么巧?”
    郑斌挑了一下眉,这个徒弟终于懂得发散思维了。
    “现在那具尸体是不是肖建国都还不知道!”郑斌说道。
    “肯定是他啊,看他个头穿着打扮和视频里的肖建国一模一样!”林川说道。
    郑斌斜他一眼,“就靠猜?”
    林川脸一红,“回去我马上派人去查肖建国最近的行踪,是从哪里来的,又是怎么知道肖谨睿的事的。”
    “还有现在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是谁,有没有孩子,确认他的身份。”
    郑斌点头,这还差不多,如果不是肖建国那侦查方向就完全错了,怎么能查出凶手来?
    两个警察走后,靳远山也从楼上下来。
    脸色严肃地看向自己的儿子,“是你做的?”
    靳斯年眼神闪烁了一下,笑起来,“怎么可能,那种人还不值得我亲自动手!”
    靳远山听他的意思,是叫别人动的手?
    “不就是几十万吗?有必要搞出人命来吗?”
    “爸,真不是我!”靳斯年呵呵一声,“他拿了那么一大笔钱还不好好躲起来,招摇过市,被眼红的人杀人夺财也得有可能的,关我什么事?”